RSS

青木知己『Y駅発深夜バス』(2017)

1. Y駅発深夜バス

『新・本格推理03 りら荘の相続人』(2003)

2. 猫矢来

主人公女孩A与弟弟B居住。A遇到同学C欺负人,出面阻止,C怀恨在心。C在A的课桌里安放写有答案的橡皮,栽赃A考试作弊。同班男生D说是自己的橡皮滚到A的课桌下面,替A解了围。课后A向D表示感谢,二人交换电话号码。第二日有人在教室贴出A、D二人交换号码的照片。电视报道有小孩E在某学校受到霸凌后自杀。A发现邻居家墙上的花瓶被统统换成了矿泉水瓶。A在门口垃圾袋里发现一张纸片,上面写着“放”。A家中着火,与弟弟从阳台爬到邻居家逃生。

真相

3. ミッシング・リング

男子A与女子B订婚,受到男子C的嫉妒。A将装有订婚戒指的小木盒放在一个包中。A出去换日光灯,将包留在客厅里,回来以后发现戒指不见。因为屋外雪地无足迹,所以是内部人犯案。

伪推理
真推理

4. 九人病

旅行杂志编辑A来到一个村子,遇到刑警B。B说在附近发现尸块,疑似某东京在逃杀人犯的尸体。A在小屋休息,遇到男子C,C给A讲了一个故事。C在某村落偶遇扭伤脚的女孩D,伸援手将D带回家。C看到D的祖母生病躺在床上,C被佣人E从后面打晕。E是外来人,十年前在东京杀死了欺负妹妹的坏上司,畏罪潜逃来到村里。E喜欢D,但因相貌丑陋被当作佣人。村子里流行一种“九人病”,得病者手脚坏死脱落,该病只传染给村子里的人,不会传染给外人,连续九人生病之后便会中止。D的祖母得病死亡。C向D求婚,D父母同意,二人举行婚礼。婚后仅过了半个月,D便出现“九人病”的征兆。C与E一起用担架把D运出村子救治。天色变晚,E下山去找人,整整两日未归,D死亡。C下山找到了E的分裂尸体,原来E虽是外人,竟也得了“九人病”。

“九人病”的秘密

村民迷信以为只要有九人感染疫情就会中止。D是第七人,E是第八人,C是第九人。但村民以为E失踪,不知道E得病,所以将C算作第八人,而听故事的A便是第九人。A听到这里吓得落荒而逃。B看到A逃跑,进屋与C交谈。C笑着交给B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怪谈故事,C故意讲了上面记载的故事吓唬A。

结尾逆转

5. 特急富士

推理作家A有个女情人B。A拿了B写的小说以自己的名义发表,A决定杀死B灭口。A给编辑C打电话,假装自己在奋笔赶稿,其实冲去车站坐“富士”号列车,而B正在这趟车上。A敲门进入B的房间,用刀刺死B,并撒干冰推迟死亡时间。火车因为前面的车发生故障而延迟了八分钟。A找不到自己的打火机,觉得忘在了杀人现场,试图回B房间去取却忘了自己锁门时设的密码。A按计划打电话给C,用iPod放猫叫的声音,假装自己写作时受到骚扰。A到了车站下车,从B房间窗户里竟然看到B的脸!

另一条线:C与B其实有一腿。B骗C说自己怀孕,C发现B撒谎之后起了杀心。C偷偷潜入“富士”车上B的房间,藏身于一块板子后面,还没来得及动手,A便进屋杀死了B,并将C锁在了房间里。A看到的B是C为了隐藏自己所以将B的尸体挡在身前。A突然想起了自己设的密码,决定搭另一辆车去追“富士”,本来时间上来不及,但因为“富士”晚了八分钟,所以正好来得及。A上车后遇到一名女粉丝,女粉丝与A握手后说之前在车上也见到B。

C在B的车厢里发现A的打火机,得知A是凶手。C不小心把口袋的U盘等物品掉在地上,赶紧捡起。C决定杀死A,冒充A、B二人殉情。C希望A在尽可能早的站换车上“富士”,这样自己才有足够的时间杀人后回家。C让自己的姐姐D到A追赶“富士”的车上,故意和A说看到B,这样A急于确认B的生死,便会尽早换车上“富士”。A果然中计,C杀死A之后伪造二人殉情。

破绽

五个短篇。除了很早登在『新・本格推理03』上的标题作,还推荐第4篇和第5篇。其中第5篇「特急富士」出场人物虽然不多,但彼此勾心斗角,互动丰富,总体情节完成度相当高,在巧合的大背景下显示出一定的必然性,是一篇优秀的倒叙推理。

 

Posted by on December 29, 2017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Leave a comment

酒井田寛太郎『ジャナ研の憂鬱な事件簿』(2017)

1.「ノート消失事件」

女学生A帮老师B搬运三十七本历史笔记,唯独学生C的笔记消失不见。老师说仔细数过笔记数目没有少。

真相

2.「聞こえない声を聞かせて」

女生D的课桌里发现窃听器,经调查为女生E所放。E不肯交代自己放窃听器的动机。

真相

3.「負けた理由」

强大的格斗选手F在比赛中输给G。G的女友是F的前女友,F是因为这个故意而输给G的吗?

真相

4.「さようなら、血まみれの悪魔」

女生H退学,留下奇怪的明信片“good bye bloody daemon”。H认识某俱乐部老板I。

真相

温吞水的日常推理,缺少一些感情戏。

 

Posted by on December 14, 2017 in collection

Leave a comment

田中啓文『宇宙探偵ノーグレイ』(2017)

1.​「怪獣惑星キンゴジ」

怪兽星球有许多怪兽,比如镰刀怪、能变成眼前动物样子的变性怪、凶猛的猩猩怪。猩猩怪虽然凶猛但从不伤害同类,人类占据怪兽星球之后给猩猩怪装上了通电头箍,不听话就放电击倒。游览区内有六头猩猩怪供游客观赏,其中一头被移植了人脑。被移植了人脑的猩猩怪某人被砍头杀害,但现场只有五头猩猩怪和其它一些怪兽,也没有能用来砍头的凶器(镰刀怪的镰刀不够硬),因此这是一起密室杀怪。主人公侦探人脑被移植到一头猩猩怪身上,他得以变成猩猩怪近距离接触其余怪物。侦探在洞穴里看到蛋。

真相

2.「天国惑星パライゾ」

某天国星球上存在一个“天国”,外人不能随意进入,但可以从望远镜窥探其内部。天国居民必须遵守十诫,不可杀人、偷盗、撒谎,甚至不可以有性行为。天国里有许多带翅膀的天使在空中飞舞。居民入住前均须交出所有个人财产,并在头脑里安放一个环,一有破戒的想法便会头痛,一旦破戒便会爆炸。在这样一个不可能有犯罪的天国,却连续发生三起杀人案。主人公侦探进入天国调查。

真相

3.「輪廻惑星テンショウ」

某转世星球的引力圈有特殊功效,使得星球上智慧生物的活体和灵魂均无法离开,每种生物的总量保持为一个定数。星球上起先有两种智能生物,后来人类入侵。主席A被尚未转世的恶灵袭击,于是请主人公侦探来调查。A有三名敌人BCD均被A害死,其中B是A的妻子。侦探为了进入灵界调查恶灵犯罪,自己也被打死。

真相

4.「芝居惑星エンゲッキ」

某星球国王的儿子病重,临死前想要看戏。国王请了剧团来演戏,儿子也想扮演角色,剧团起先不同意,国王便将主演打死。儿子死后国王指定法律,所有人必须按照剧本行动,每天可以用五次提词器,超过就要受到惩罚。一人在密室中被杀,但剧本中并没有杀人情节,演戏大臣请主人公侦探来调查。国王按剧本表演镇压革命军,但革命军却脱离剧本真的打进来,将国王和侦探监禁。侦探说只要自己一找到犯人就马上离开星球,革命军闻言大笑。

真相

5.「猿の惑星チキュウ」

当初美国登月旅行的时候拿“加强猿人”做实验,结果猿人在月球得以生存。各地发生猿人入侵事件,主人公侦探受雇坐时间机器回到过去切断猿人进程。侦探回到过去Armstrong登月,看到惊人的事实。

历史真相

科幻推理,五个不同星球上的不可能犯罪。不会伤害同类的怪兽在密室身亡,强制遵守十诫的天国居民被杀,所有人都按剧本行动的演戏星球上发生了剧本之外的杀人案。谜面充满奇思妙想,解答充分利用设定。推荐。

 

Posted by on December 13, 2017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Leave a comment

『謎の館へようこそ 黒 新本格30周年記念アンソロジー』(2017)

1. はやみねかおる『思い出の館のショウシツ』

主人公所在公司将书中内容在现实世界中复现,完成metabook。名侦探A建了一个“冥宫馆”,刚建成三天便发生命案。一人B在一个六角房间睡觉时被刺死,门窗内部上锁,为密室。房子之后着火烧毁。

诡计

2. 恩田陸『麦の海に浮かぶ檻』

转校生A有“接触恐怖症”,不喜和人接触。B爱上A。传闻A被下毒。B死亡。

真相

3. 高田崇史『QED~ortus~ ―鬼神の社―』

​巫女A在大殿看到的褐色的鬼之后吓晕。犯人戴着面具和白手套,想偷东西但未能得逞。

真相

4. 綾崎隼『時の館のエトワール』

一群学生一起参加修学旅行。A突然精神年龄变成三十二岁​,说自己十四年后在巴黎看到已经结婚有小孩的B。A和B说B如愿以偿当上了芭蕾舞演员,但在三十二岁那年被丈夫杀死。第二日A醒来声称不记得前一天说过的话。

真相

5. 白井智之『首無館の殺人』

某“首无馆”多年前曾发生断头事件,如今ABC三人入住。三人关押了一个胖女D,D的父亲当年强奸高中女生入狱。三名高中女生EFG来“首无馆”调查多年前的案件,被ABC三人抓起来关到别馆。路人H经过投诉,被B杀死。第二天早上FG发现屋门未锁可以逃脱,而E得了呕吐病。FG从别馆去主馆,半路发现一滩呕吐物,里面有蘑菇,抵达主馆后发现ABC三人均被断头,肚腹切开。主馆周围没有脚印,因此现场为雪密室。二馆相距不远,二层均有栏杆。

伪解答
真解答

6. 井上真偽『囚人館の惨劇』

​一群人乘坐的公交车发生事故,十三名幸存者来到“囚人馆”。主人公男孩A小时候不小心烫伤妹妹B致其毁容,一直心存内疚。B消失。A在厕所旁找到B,并顺着地下血足迹看到厕所里有一块切断头和四肢的尸体躯干。厕所窗户打开,从外面打进来雨水,无论谁从厕所出来都会留下脚印,但现场除了B没有别人的脚印,所以B有最大嫌疑。窗外一颗大树倒下砸破窗户,废墟狂(专门研究废墟的狂人)C头部受重创而亡,尸体发现时尚未僵硬。女子D脖子扭断死在佣人房间的床上。

伪解答
真相

只推荐最后两篇白井智之、井上真偽。

 

中村あき『トリック・トリップ・バケーション 〜Trick Trip Vacation〜 虹の館の殺人パーティー』(2017)

人气推理作家A邀请一众爱好者到“东表岛”的“虹轮馆”家中作客。“虹轮馆”是一幢圆环形建筑,各个房间用彩虹的颜色命名,由A的弟弟(某建筑公司社长)建造。A的妻子于十年前的一场火灾中死亡,留下一个十三岁的女儿B。仆人C平日负责照顾A、B的起居。馆内采用了先进的“虹彩认证系统”,需要房间主人用瞳孔认证才能进屋。A住的“黄色房间”为了隔音采用了二重墙、二重门、二重窗的构造。岛上流传山猫的传说。

A带着客人讨论密室无头尸的假想案件。有人提出可以将人头切下,拿到屋外进行瞳孔验证,从而达成密室。A指出这一方法行不通,因为瞳孔验证必须活体才能实行,死尸无法通过验证。客人D对碳酸钙粉末过敏,一接触便会引发皮肤炎症变红。

第二日大家发现A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因为无法进入A的房间,大家不得已切断整个建筑的电源,进屋后发现A被一枪爆头,地毯被血浸湿。A手里拿着手枪,看上去好像自杀,但地上的调制解调器碎片上面没有血迹,说明A死后才打碎,房间里当时必有他人。A的死亡时间是前一天夜里,没有人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厨房的一把水果刀消失不见。A的桌上有一袋书稿,是主人公请A拜读的作品。信封口被人裁开,但不是用桌上的裁纸刀,而是用更锐利的刀,从切痕看刀刃长度至少有十厘米。昨晚厨房漏水,如果有人从厨房拿刀,必然会在黄色房间的地下留下污水痕迹,可地下并没有污水。只有一把水果刀被拿到客厅,凶手必然拿了那把刀。

大家在窗外看到D的人影在中庭一闪而过,但出去查看却没有在地下发现足迹,D凭空消失。大家随后在娱乐室发现D的尸体。尸体坐在台球桌旁,左胸口被水果刀刺中当场身亡,胸前口袋里的烟草袋子被刺穿。D死亡时间已过了五六个小时,所以窗外的D人影无法解释。D背后两肩胛骨之间的位置有一个直径一厘米的圆形粉笔痕迹,看上去好像是球杆头戳中后背留下。D手中握着一根粉笔,手掌因为过敏而变红。

解答一
解答二
解答三
真诡计
排除法锁定凶手

瞳孔认证的密室诡计虽然可行性较低,但想法奇特。结尾的逻辑链漫长,围绕“皮肤过敏”大做文章,切入点有独到之处。动机超奇葩。

 

Posted by on December 1,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天祢涼『希望が死んだ夜に』(2017)

巡警巡逻时听到某空宅传出椅子翻倒的声音,接着女孩A从里面跑出。屋内一名女孩B上吊而亡,A作为嫌犯被逮捕。A交代说自己勒死B之后伪装自杀。

A和B在同一所学校上学,警察家访学校的老师和校长。A的朋友C左耳失聪。A假冒大学生去酒吧打工,遇到以前的同学险些穿帮,幸得B出面解救。B四岁时母亲因癌症去世,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记者D发现二人假冒身份打工。

B喜欢吹笛子,但未能被音乐教室录取,感到绝望。A、B二人对生活失去信心,约好时间一同自杀,B还让A给自己剪头。

真相

看得出作者很努力地想写一部社会派作品,以至于在故事中加入了未成年少女打工这样的桥段,但在社会派最重要的动机方面却处理得过于薄弱,结尾的伏线回收也完全是本格路数。

 

Posted by on November 27, 201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Todd Travis, Talents (2017)

两个故事。

一、主人公 Jacob Thorne

一小学小车进入隧道后消失,校车司机和车上学生均失踪。女子A与主人公男孩Jacob打赌,A认为车上小孩已死亡,而Jacob认为小孩仍有救。A与Jacob的父亲B有过一段情史,B曾追踪一个拔出死者舌头的系列杀人狂。警方在一辆烧毁汽车中发现B的尸体,疑似B酒后驾车引发车祸。

真相

二、主人公 Emma Kane

某妇人A在医院工作,与丈夫B长期不睦,生了一名天生缺陷的儿子C。C身体不能自主行动,常年坐轮椅。C小时候有一次被人推到一小摊水里,因为口鼻捂住而差点淹死。A自杀身亡,警方怀疑是B杀死A,但没有证据。B与弟弟D、情人E某日在家后被杀,从现场状况推断B、E回家发现D在外屋被杀,二人逃入内屋并锁上门闩,但随后在内屋被杀。凶手杀死B后大力扯下B的胳臂,奇迹般地离开内部上闩的房间。房间里除了B之外只有不能行动的C,C坐在角落轮椅里,无法锁上门闩。B临死前还保持着在C身前保护的姿势。

A生前曾订置肉毒杆菌。C的医生F似乎怀疑C受到强奸,让护士G去拿检测强奸的药箱。G离开后F被人扔下窗户摔死,监视录像只拍到犯人的胳臂,却没有拍到犯人进入病房的身影,因此这是一起监视密室。G说自己检查过C,可以断定C并未遭受强奸,不知道F的怀疑从何而来。Emma查出C患有罕见的Marfan综合症,但却没有家族病史,说明C不是B的儿子,或许这就是B杀死A的动机。Emma进一步查出A生前曾受到过强奸,强奸犯H最近出狱,但在前不久病死。

真相

两起不可能犯罪。第一起消失校车的诡计和动机完全照抄 Hugh Pentecost, The Day the Children Vanished (1958),令人发指。第二起案子包含一个上闩密室和一个监视密室,解法和布局结合,颇具说服力,如果是原创可给五星。

 

Posted by on November 27,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葵瞬一郎『東海道新幹線殺人事件』(2017)

警方在534、431两辆火车上发现两箱女尸,其中一辆车上是A的躯干抱着B的头,另一辆车上是B抱着A的头。监视录像拍到兄弟俩C、D分别在两个地方的车站上车弃尸。警方追查到死者A、B二人为歌舞伎,生前曾被C、D兄弟纠缠,并在二人的分尸现场浴室的门把上找到C的指纹。但C、D二人案发时如果分别从两个地方出发,从时间上推断只有可能在中间相遇的一个车站交换头颅,可是该车站站员没有看到二人。

警方查出A、B二人生前与男子E交往,并听说E曾在交通事故后逃逸。警方提出C、D杀人的手法。

换头诡计

警方查出五年前发生一桩车祸。嫌疑人F酒后驾车,撞死行人G之后开车逃逸,翻落山崖而死。但真正的肇事者是E而非F,E的车上当时也坐着A、B二人。G的儿子H提供情报。C、D二人敲诈A、B未果,又找H兜售真凶身份,被H拒绝。

G被杀,但死时G的头被安放在别人的躯干上。侦探去G的别居家访,发现G的躯干和D的头颅,C逃跑。疑似C与D兄弟反目,C杀死D后与G交换头颅。不久警察在海边找到C的溺死尸体。

真相

换头+时刻表的谜面相当猎奇,不在场证明诡计略复杂。真凶身份虽然意外,但最后出场人物活着的就剩那么几个,所以非此即彼。书名地味。

 

Posted by on November 26,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novel

Leave a comment

岡田秀文『白霧学舎 探偵小説倶楽部』(2017)

故事发生在日本战时。某村过去几年曾发生连续杀人案件。第一名死者A头部被金属击打,死后尸体被移动放置在神社显眼处。第二名死者B被人从脑后打死,男根被切断。第三名死者C被人用绸缎包着斧子打死,伤口检测出丝绸痕迹,男根同样被切断。第四名死者D是一名学校教室,在校舍小屋发现其尸体,男根被切断。

白雾学园出身的男子E前年在南方战死,尸体终于运回故乡,明日下葬。学生F受到学校讲演蛊惑,独自一人跑到“钟撞塔”寻找失踪的美国士兵。小伙伴在距塔十米处发现F的尸体,其后脑有击打痕,一把斧头遗留在尸体旁。小伙伴去叫来警察,一转身的功夫斧头消失不见。

F的同学G被杀。有证人目击G进入小屋,半小时后一个穿着G衣服的人离开小屋,随后证人在屋内发现G的全裸尸体,而且男根被切除。看来凶手行凶之后穿着G的衣服冒充G离开。警方在现场遗留物品上查出G的同学H的指纹,进而怀疑H是系列杀人案的凶手。H是复员军人,已失踪多时。警察局长I案发前在电影放映一半时离席,从时间上讲来得及骑自行车赶到现场杀G,但案发时I与E的父亲J密会,因此有不在场证明。少年侦探团怀疑F的母亲K家中包藏罪犯,搜查时却发现是老师L在K家临时居住。教授M怀疑H已死,并发现连续杀人案死者的共同点。M被杀。

真相

故事背景设定在战时日本,人物设定为少年侦探团。连续杀人案的共同点和动机均有一定新意,推理略薄弱。

 

Posted by on November 26, 201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Michael Lister, The Body and the Blood (2010)

犯人A从监狱逃出,侵入警探B的家中强奸了B的妻子,但因证据不足未能定罪。B长年致力于将A逮捕归案。监狱中的犯人C有可能可以作为证人指认A。主人公与B来到监狱探访C,C却在自己的单人牢房中被杀。现场地下一滩血迹,C喉咙切开,倒在地下流了许多血,之后被人搬到床上。C衣服上的名牌被撕下。

监狱看守D回忆自己按按钮放犯人E回屋,但另一名看守F指出回屋的是C而不是E,D表示同意。犯人们后来集体去教堂,D让E回屋换鞋,但不记得给E开门,所以不知道E怎么进入自己的牢房穿的鞋。C和E长得很像。监狱中流传存在一份D殴打C的录像,很有可能在E手中。E依靠一份伪造的法官令脱狱。警方找到一套看守制服,上面有C的血迹,并找到凶器。

真相

单人牢房中的密室杀人。解答不新,真凶身份略意外,动机有足够铺垫。

 

Posted by on November 23,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