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5

Raymond Knight Read, The Scent of Bitter Almonds (2015)

1. The Crystal Palace

一人被人杀死在小屋里,小屋唯一的门通向庭院,而庭院一直有二人监视。

诡计

侦探经过一系列(并不是很严格的)推测推出凶手在某间旅馆。

2. Et tu, Brute.

一人在密室中胸口被刺中而亡,身旁掉落一根铁棍,疑为凶器。

诡计

3. The Scent of Bitter Almond

一辆车停在路口等红灯,上来一堆擦车小弟擦挡风玻璃,变灯之后一车人全死了。

诡计

4.The Second Fateful Step

一人中枪死在房间中,门自内锁住,地上掉落钥匙、一块磁铁、手枪,但死者并不是被地上的手枪射中。警察检测尸体体温发现体内温度比体表温度低。

诡计

5. Rich Games

放在密码保险箱里价值两百万的名贵珠宝被盗,房间一直有闭路电视监视。

诡计

6. Fit to Drop

一女子中枪死在健身房里,子弹遗留在身体里,从力量和角度看凶手是从三百码开外的高楼远距离狙击,难度几乎不可能。

诡计

全书一共六个密室。作为现代英语密室,诡计相当原创,难能可贵。3、4的谜面新颖。最后一篇的诡计印象中没有见过,一开头还以为是 Alan Green, What a Body! (1949) 的诡计,到后面才发现重点完全不同。

 

Posted by on November 26, 2015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3 Comments

Eugene Franklin, Murder Trapp (1971)

这本书虽然被收入密室圣经,但其实并不能算是不可能犯罪。公司老板A被人座位上放图钉,酒里下毒,委托私人侦探调查。另一人B在A的椅子上被杀,现场手枪失踪。

消失凶器

侦探在现场发现装毒粉末的笔帽,而男子C的笔丢失后买了一支新笔,但C只是红鲱鱼。侦探排查附近的当铺和枪店,终于找到一家店最近卖出一把弹道相符的枪,并由此锁定凶手。

 

Posted by on November 24,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novel

Leave a comment

芦辺拓『探偵宣言 森江春策の事件簿』(1998)

1. 殺人喜劇の時計塔―森江春策、初期の事件

校园发生连续杀人案。第一名死者A在树林中被人用石头打死,尸体旁有沾血石头。有证人在5:15拍下A和钟楼的合影,说明A当时还活着。第二名死者B在理化实验室服毒死亡。有人目睹B在钟楼出现,所以疑似B从钟楼丢石头砸死A后自杀。

诡计

2. 殺人喜劇の不思議町―森江春策、大学時代の事件

森江春策下车买饮料错过车,结果遇到杀人案。大家听到枪声,出去后发现旅馆主人A身中铅弹死亡,凶器是一把十七世纪的老式火枪。在这之前有人在海上看到鬼火。

诡计

3. 殺人喜劇の鳥人伝説―森江春策、記者時代の事件I

某地发生汽车交通事故,司机A身亡。男子B呈坐姿死在三楼窗台上,楼下二楼的女子C曾目睹B从楼下倒飞上楼。有证人目击空中飞过“鸟人”。树梢上挂了一件橘红色的衣服。

诡计

4. 殺人喜劇の迷い家伝説―森江春策、記者時代の事件II

挑战 Ellery Queen, The Lamp of God (1935)。证人(前一个故事中的女子C)看到山谷中的西洋建筑,过一会儿便不见踪影,取而代之在原地出现一个钢制仓库,里面发现男性死者A。警方调查A的妻子B。

诡计

5. 殺人喜劇のXY―森江春策、転身前後の事件

大楼连续发生三起杀人案,嫌犯是一名长得像大猩猩的失踪男子。第三名死者是一名从事中国贸易的商人,他用血迹留下“XY”的死亡留言。

叙述性诡计

6. 殺人喜劇のC6H5NO2―森江春策、余暇の事件

挑战 Anthony Berkeley, The Poisoned Chocolates Case (1929)。故事架构基本和原著一样,但是给出了新的解答。

新解答

7. 殺人喜劇の森江春策―森江春策、最近の事件

男子A背后插刀倒在森江春策的事务所,森江春策发现A其实是另外一人变装。附近不远的一家饭馆里,麻醉医师B同样背后插刀身亡。奇怪的是A背后的刀上有B的指纹,而B背后的刀上也有A的指纹。A的妻子C正是第一个故事里的凶手。C和B有外遇,案发时有不在场证明。

真相

还不错的短篇集,作者显然各种类型都能写一点——不在场证明、理化诡计、八嘎流、建筑消失、死亡留言、叙述性诡计、多重解答,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个人比较喜欢第三篇空中飞过“鸟人”的奇想八嘎流。第五篇死亡留言结合叙述性诡计的手法极为流氓,几乎便要违反公平性,印象中没有见过。

 

Posted by on November 24,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story series

Leave a comment

折原一『グランドマンション』(2013)

在一个叫做“Grand Mansion”的大楼里发生了一系列故事。为了介绍方便,我用“房间号+字母”表示楼里的人物。

1. 音の正体

202住户男子A本来在一家酒馆当老板,每天三点半上床七点半起床,只能睡四个小时,慢慢地变得神经衰弱,终于无法坚持工作,只能在家休息,妻子因此离婚。A听到楼上302房间有扔椅子和小孩跑步的声音,上楼让303家的小孩不要跑步,又让302家的小婴儿不要啼哭。302家的妈妈A道歉说小孩发烧了所以哭个不停。202A去酒馆遇见302A和一陌生男子喝酒,因为说话用敬语,所以应该不是她的丈夫。302A和男子一起回家。202A心情烦躁跺脚,吵到楼下住户,楼下捅天花板。202A在工地闻见腐臭气味,因为觉得工地很吵,所以偷了工地的沙子倒在自己的浴盆里,想阻止施工,但不一会工地上又堆满了沙子。202A又听到哭声,上楼敲开302房间,只看到两个大小孩,没有听到婴儿声音,大小孩说母亲会打她们,这时302A出来说会管教小孩。202A认为302家的婴儿死了,叫管理人来检查,结果发现三个小孩均遭受虐待瘦弱不堪,婴儿濒死。警察逮捕302A。

叙述性诡计

2. 304号室の女

建筑商在Grand Mansion对面新建了一座二号楼出售房间,303住户女子A是卖房中介。一天未婚夫妇女子B和男子C来看房,A带BC参观了模型房。B在日记里写下自己搬进二号楼304后很喜欢新房。A的上司D请A吃饭,席间A不胜酒力晕倒,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床上,房间门自内锁住。A回忆不起前夜的事情,只好认为自己进屋后上锁。B觉得自己被人监视,到处找窃听器没有找到,却在C的包旁边地上看到一只粉红色手机,上面有D发给A的短信。A发现手机丢失,给手机打电话,B看到A的电话号码打回去,听到A的声音后没有说话。B怀疑C和A出轨,C予以否认。A怀疑D拿了自己的手机,出去买新手机的时候在地上捡回了自己丢失的手机。B发现手机丢失。B仍然怀疑C不忠,跟踪A后得知A就住在一号楼303。A觉得被人跟踪,怀疑是D。A被客户骂,D过来安慰,A觉得D不可能知道自己被客户骂,怀疑被D监视。B以A的名义分别给C和D写信,约二人在一号楼303见面。D收到信后笑着和A说晚上九点见面,A觉得很奇怪,对D提前防卫。A发现隔壁304的住户足不出户,好奇地看了账单上的住户名。男子潜入房间。B从对面窗户看到阴影进入303,为了确认阴影是不是C,给C发短信骗C说有人在自己房间里,让C过来相救。B真的被人袭击。

叙述性诡计

3. 善意の第三者

306女子A和母亲B、祖母C住在一起。206的单身男A和母亲B本来住在306的隔壁305,后来两家闹矛盾,二人便从305搬到了206。306A收到署名“善意的第三者”寄来的信,里面拍下了自己未婚夫和年轻女子偷情的照片,306A因此情绪崩溃,茶饭不思。寄信人实为206A,他一直暗恋306A。206A是“民生委员会”的志愿者,挨家挨户调查老人们的居住状况。306C因为年迈尿失禁,家里经常传出恶臭,当年305B忍受不了所以搬到206。206B和206A说知道是他寄的匿名信,母子俩因此吵架。105A说306有恶臭,怀疑306C已经尸体腐烂,但家里人隐瞒真相好继续领取养老金。206A摸进306偷偷调查,果然看到306C一动不动仿佛死去。306B用刀顶住206A,206A惊奇地发现306C原来没死还能说话。306B带206A进入另一个房间。

叙述性诡计

4. 時の穴

203A男子死在自己房间中,现场门窗自内紧锁,死者身旁掉落Robert Adey的Locked Room Murders。死者临死前给警察打电话说凶手是管理人。203A生前是推理小说狂,家里堆积了很多小说,其中有两本Robert Adey,一本用来查阅,一本用来收藏。管理人多次来催缴房租,203A一直拖欠。隔壁204A是一位八十八岁的老太太。民生委员会的206A来拜访204A,203A听到隔壁的对话,知道204A有钱。卖房中介303A来推销二号楼,203A听到204A的钱藏在柜子里。地震将203和204之间的墙壁震出一个洞。203A跟踪204A去了医院和超市,回家上楼的时候204A不慎掉落酒瓶,203A飞身去接结果被击中晕倒。203A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204A家,得知自己失去意识五个小时,204A对203A表示感谢并请喝酒。204A得知203A的名字和自己曾经的恋人一样,觉得这是缘分。203A钻洞进入204房偷来一个信封的房租,管理人来收房租的时候,203A却发现自己偷来的信封不见了。203A再次进入204房,在保险柜里看到一封信,上面写着“如果我死了,怀疑我的邻居”。管理人来敲204房门,问204A是否安好,203A怕被发现赶紧从洞里爬回自己房间,却被人击中头部,失去意识前听到管理员大骂催缴房租。警察发现204A也死在自己房中,现场呈密室,204A尸体身旁也掉落一本Robert Adey的书。

叙述性诡计

5. 懐かしい声

女子X给母亲打电话,说自己还不上钱有大麻烦,请母亲帮忙借钱。老太太105A准备了五百万,被一个戴墨镜的中年女子取走,事后105A才发现打电话的人不是自己女儿。105A和另一老太太301A哭诉此事。男子106A被人用类似手法冒充以前恋人骗走了两百万。301A收到骗子电话,因为早有防备,所以诈问对方是不是自己死去的丈夫,对方说是,并提出要两百万。301A准备了一沓报纸放在门口包中,犯人来拿钱的时候被206A看到,206A看到犯人进了104。206A了解到104住户是一名三十二岁男子,从事计算机行业。206A跟踪104A,看到他和另外一男一女进了一间酒馆,席间讨论老年人不花钱是浪费。206A接到匿名电话说知道其母亲的秘密。104A收到母亲打来电话,说需要两百万。206A的妻子收到“206A母亲”的电话,说发生自行车事故亟需用钱。一名戴口罩女子取走104A准备的信封,离开时和另一名口罩男发生冲突,钱撒了一地。206A借用301A家电话报警。

叙述性诡计

6. 心の旅路

老女103A开门看到不认识的男人B,以为是强盗,将对方打倒,结果对方失去意识。邻居们赶忙叫来救护车将B送往医院,103A十分后悔。B掉落一个包,里面没有身份证件,但有一份少女X的日记。X母亲带着X的两个姐姐离家出走,留下X与父亲单独居住,X受到父亲和同班同学的虐待。X拿了家里十万块钱离家出走,一个人千里迢迢来找妈妈。X来到Grand Mansion,向103A询问母亲的房间号。103A告诉X她的母亲住在顶楼801房间,并带X坐电梯。X的父亲在二人要进电梯时赶到,X与父亲搏斗。晕倒男子B在医院恢复意识,但想不起自己是谁。X终于上楼见到了母亲801A和两个姐姐。两个姐姐见到X的第一句话是“你帮我们打扫卫生”,X从一个地狱堕入另一个地狱。B看到自己的名牌,回去找103A,终于想起自己是谁。

叙述性诡计

7. リセット

住在105的老太太A一觉醒来发现对面的大楼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大惊失色。105A和隔壁的邻居106A问起此事,却被骂老年痴呆。105A去问“民生委员会”的206A,206A告诉106A她有重度健忘症,并让她去看自己的日记。106A看了日记之后终于明白自己每天记忆重置。206A因为让自己母亲冒充妻子祖母领取养老金而被警察逮捕。106A被车撞。103A的内衣被盗。105A去801找住在那里的801A,却发现房间无人居住,门口贴了张条“有事联系贩卖事务所”。“我”看到105A趴在桌子上好像死了。平头男102A回忆起“事件”。105A回忆起看到火灾,103A在自家阳台上被一个平头男袭击。因为105A作证犯人是管理人,所以警察调查了管理人,但管理人有不在场证明。管理人的钥匙曾短暂不见,疑被人拿去复制。

叙述性诡计

结尾引爆一个大梗。

叙述性诡计爆点

叙述性诡计集大成之作。七个短篇无一短板,结局意外,阴暗度爆表。最后一篇直接挑战 Ellery Queen, The Lamp of God (1935),不仅手法成功,而且在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爆开叙述性诡计,让人拍案叫绝。强烈推荐。

 

Posted by on November 22,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story series

Leave a comment

Stephen Frances, The Illusionist (1970)

教授A去看魔术师B的魔术表演,回家路上险些被车撞死。A是研究Aztec文明(存在于十四至十六世纪的墨西哥古文明)的专家,他给B讲了一个故事。传说某Aztec大祭司和国王争夺新娘,国王一怒之下将大祭司关进石棺,沉入湖中,大祭司却不以为然,并预言自己将会逃脱。A从湖中打捞出沉棺,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A请B破解祭司逃脱之谜。

B和助手C来到A家。有人从楼上射下一支毒箭,险些要了A的命。毒箭是A本人藏品。当时在楼上的女秘书D没有看到有人经过。

C进入自己房间时看到一个黄衣女子,但A说家里没有别的客人,C回房间的时候发现女子不见。C在房间中闻到香水气味,并发现蘸湿的牙刷,于是叫管家E来检查,可回屋时所有痕迹均消失不见。C在厨房再次看到黄衣女子,叫A过来的时候厨房里却只有女厨F一个人在吃饭,F说厨房没有来过别人。有人扔飞刀险些扎中A。C终于抓住黄衣女子G,原来G是F的外甥女,因为家里来了B和C两个客人房间不够住,所以F等人决定不告诉A家里来了G,引起一系列误会。A检查自己的博物馆藏品,没有发现丢东西。G说早上在博物馆看到两艘金帆船,现在却只剩一艘。A说自始至终就只有一艘,D也说早上只看到一艘。

B向A演示如何从棺材里逃脱。A带领众人将B关进石棺,突然发生停电,但B说只是暂时跳闸,让大家继续。果然很快恢复光亮,B将手缩回石棺,众人将石棺完全合上,并在外面绑上绳子,锁上博物馆的门后离开。有人按响门铃,打开门却没有人。A的外甥女婿H看到外面有闪光,追出去半天无功而返。H说看到脸上涂着发光颜料的B,于是大家回博物馆检查石棺,B在里面敲出声音示意还在,大家随即离开。当晚G做了噩梦,梦见自己被Aztec祭司劫持。

第二天早上众人按照B之前的指示把石棺沉入池塘。中午饭时分,B突然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石棺逃脱真相

B指出A要喝的威士忌中被人下毒。A被箭射中,但因为B事先抹除了所有箭头上的毒所以没有生命危险。B告诉凶手最新的科技可以检测出擦除的指纹。在凶手的挑战下,B再次进入石棺,凶手盖上石棺后打开房间里的煤气。凶手试图杀死A的时候,B突然出现……

祭司逃脱真相

非常流畅的悬疑小说,气氛渲染极佳。古今两起不可能犯罪的解释还算合理。

 

Posted by on November 15,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汀こるもの『まごころを、君に』(2008)

生物部养殖的热带鱼在鱼缸中被冻死。

真相

生物部发生爆炸,连同生物部长在内的五人被炸死。经调查有人在鱼缸的外置过滤器里放了汽油引发炸弹。

真相

上半部是日常加青春,直到小说中段才出现爆炸案,下半部变成本格。动机算是一个亮点。

 

Posted by on November 15, 201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飛鳥部勝則『砂漠の薔薇』(2000)

异界A:一个男子切下女子人头。

主人公A是美术馆的咖啡店员。一天店里来了客人女画家B,问起之前的女招待C。A告诉B说C已经辞职,A和C通过共同的朋友女生D认识。B提出让A当自己的模特,于是A去了B家。B隔壁家的洋房最近刚刚搬入一对夫妇。

在A所在的高中,副学生会长女孩E把别的女孩按进便池喝水施虐。A和D起初在电车上认识,D在电车上摸A,后来D又带着A一起虐待E,而E又把自己受到的虐待转加给别人。A在B家附近看到刚搬到隔壁的幽灵男F。B告诉A当隔壁还是空房的时候,有一天B闻到空气中有腐烂气味,便去空房查看,结果在地下室发现一具无头女学生尸体,身旁掉落一把锯子,颈上切口十分平整。尸体后来鉴定为D。

A参观美术馆,遇到男生G介绍关于人头主题的绘画作品。G是E的朋友。A和B看到幽灵男F在后院挖洞埋一个大麻袋。警察H找到A询问D案。因为死者人头、手指均被切断,所以无法鉴定身份,警方根据学生证判断死者为D。D的死亡时间在八月二日至四日之间,二日晚七点D接了一个手机电话,之后便出门失踪。同样在八月二日女孩C也离家失踪,C和D长得很像。A告诉H关于F挖洞的事情,H答应调查。A觉得H和C长得很像兄妹。

异界B:男子看到妻子在面前瞬间消失,自己本来在敲钉子,却突然转移到建筑事务所。

D生前曾和A说自己杀了人,但不肯告诉A经过,只说以后会写信告诉A。D厌世已久,却无力自杀。E持刀袭击A,A反抗将E打伤,G出现将A打昏。A醒过来以后发现自己在家里,A母亲说有不明男子将A送到医院救治。A知道八月二日晚D接的电话是E打来,让D去“地狱之间”,也即B家旁边的空房。当晚A接到D的电话也去了空房,看到受伤的D却没有叫警察和救护车。

A和B拜访幽灵男F。F告诉二人他的真名,原来他是尸体雕刻家,把人体分解后再组合制成艺术品。F的妻子不在家,A在F家看到一张照片,上面有两个女孩,F说是他的外甥女I、J。A在照片旁看到一个手机,上面写着C的名字缩写。警察H调查F后院,却发现只埋了一只死狗。

A认为F在地下室监禁了C,和B一起闯入F家调查,却没有在地下室发现任何人。C突然出现,原来C就是F的“妻子”。三人在厕所看到F的人头被人切下丢在便器里,旁边掉落割头用的镰刀。C报警,警方鉴定F早上被人打死之后切头。因为房间里的烟灰缸消失,所以推断是凶手用烟灰缸行凶,之后带走凶器。B认为H是假警察,因为H提到D的死亡现场有刀锯,但B只在现场看到锯子。

异界C:异界B中的男子构思诡计写小说,小说中I杀死J。

E和G开车撞A,没能撞死A,E和G自己却受了重伤。F死时C和另一恋人在银座,因此有不在场证明。A收到D的信,信中讲述D小时候曾杀死自己的姐姐。H查出D八月二日晚给A打过电话,向A询问事情经过。H在F家找到一把铲子,铲柄被锯子锯断。

解答一
解答二
解答三
叙述性诡计

全书贯穿着浓郁的尸体风,出场人物中几乎没有一个正常人。虽然重点是一个叙述性诡计,但我其实更喜欢伪解答里的机械性诡计,可惜作者没有做成密室。

 

Posted by on November 15, 201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碇卯人『杉下右京のアリバイ』(2014)

1. 奇術師の罠

五十六岁的A倒在 London 寓所书斋的桌子前,背后插刀而亡。门口的监控录像录下魔术师B的身影,背后的斗篷上画了一个数字7。A死亡的时间段B正在 Bermingham 的舞台上表演魔术。B邀请观众用喷雾器在背后斗篷上随便喷一个数字,B准确猜出。B预告自己要用“瞬间移动”的特异功能杀人。杉下右京家访B的经纪人C、助手D、E、律师F。C曾和B同居但现已分居。A的管家G当天放假,和朋友一起去看了场歌剧,回家后发现A被刺死。

B上吊而亡,身旁掉落一根钢笔,其上指纹和B不符。B的笔记本上留下遗言“可能我真的杀了人”。照明音响师H当晚听到隔壁房间传来英文的争吵声,并看到一名金发男子走向电梯。B当晚曾给E打电话让她过来,但后来接了一个手机电话后推迟到第二天。律师F否认去过B的住处。A的遗产继承人I也是金发,承认自己当晚去找B洽谈支付票款的事情,二人不欢而散。I离开后发现钢笔忘在B家,于是回去拿,但看到另一个黑发人与B交谈。

瞬间移动诡计

2. シリアルキラーY

衫下右京在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看到一持刀男子A袭击女刑警B,B拔枪击毙A。警方怀疑A为连续犯下四起案件的连续杀人狂“Y”,犯罪心理学家C成功描述Y的特征。没过多久,警方在地铁九龙站码头海中发现女尸D,死亡时间为晚十点。当晚十一点半B和C曾来码头巡查,当时还没有尸体,所以推断A是在BC走后弃尸,然后坐地铁赶在BC二人之前抵达维多利亚公园,稍后袭击B。

第二天衫下右京看新闻得知前一晚地铁停运两个小时,所以A不可能坐地铁赶在BC之前到达铜锣湾。衫下右京发现五起杀人案都发生在阴历的十日和二十五日,由此推断出Y的身份。

身份推理

衫下右京查出A的真实姓名和家庭背景,得知A从小受母亲虐待,导致长大以后心理变态。A有一艘橘红色的船,在铜锣湾找到,貌似A坐船从九龙到铜锣湾。D生前在社会心理学家E的门下做研究,但对C的犯罪心理学情有独钟。衫下右京在E的帮助下解开D笔记本的密码,在里面发现许多与Y相关的研究资料。案发当天B和C约好一起沿地铁线巡查,C晚到了十五分钟,B的车突然打不着火,所以坐C的车一起去。

诡计

第一起瞬间移动的不可能犯罪因为谜面太过华丽,所以反而比较容易猜出手法。第二起不在场证明的诡计不算新,出场人物也不多,但布局和推理非常成功,甚至超过了第一起案件。

 

Posted by on November 13,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novel

Leave a comment

大村友貴美『奇妙な遺産 村主准教授のミステリアスな講座』(2015)

1. ブラッディ・ウーマン

人气演员A在剧场中摔下楼梯骨折身亡。A生前患有脑部血液循环障碍,疑似突然失去意识后发生事故,死状和剧本中十六世纪Amy摔死的情况很相像。A有一个恋人B,B的前男友C是剧作家,多年前喝酒后从月台掉下被车撞死。B替换女演员D出演。A的上衣口袋里有一把B的住宅备用钥匙,以及一个卷尺,B另有一把备用钥匙在D手中。有人看到A演出前在后台镜子前念咒语祈祷演出成功。A的剧本原稿上写了神秘数字099-0091。

真相

2. 聖なる殺人の書

女子A失踪,留下三幅圣经故事的绘画。A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B,父亲生前A协助父亲管理企业,深得父亲器重。

真相

3. 永遠のトレジャーハンター

历史教授A热衷于寻宝,受伙伴B的怂恿投资寻找幽灵船金币。

真相

4. エデンの蛇

厨子A的妻子B接连遇险,先是险些被二楼掉下的剪子扎中,然后有一天B抱着被子下楼险些滑倒摔到楼下的碎瓶子碴上。B从母亲处继承大额遗产,还有人寿保险,B认为A有意谋财害命。A挖岛上的野菜辅助烹饪。

真相

5. 奇妙な遺産

伯母死后留下一个箱子,里面有四卷手纸和一张步,上面写着奇怪的文字。

密码破解

故事还可以,但是推理平平。

 

Posted by on November 11, 2015 in collection

Leave a comment

Matt Ingwalson, The Single Staircase (2013)

一对父母A、B晚上把婴儿放睡之后开始看电视,中途A让B去查一下婴儿睡得如何,B发现婴儿消失。整个房子各处门窗紧锁,无人进出。警察调查附近有性犯罪前科的罪犯,没有找到婴儿。

真相

唯一的优点是篇幅不长。

 

Posted by on November 11, 201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