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6

青崎有吾『ノッキンオン・ロックドドア』(2016)

本作的侦探是一对拍档:擅长解决“不可能”事件的御殿場倒理,和擅长解决“不可解”事件的片無氷雨。

1. ノッキンオン・ロックドドア

画家A被人从背后插刀死在画室,现场房门锁住打不开,发现人是死者儿子B和画商C。房间里装饰的六幅风景画被人从画框里取出丢在地下,其中一幅画涂成了红色。侦探进门时使劲敲门,震落门上的白色漆粉,弄脏了门口地下的绒毯。

诡计

2. 髪の短くなった死体

女子A在浴室被杀,身上只穿了内裤,头发很奇怪地被人剪掉。嫌疑犯一共三人。

伪推理
真相

3. ダイヤルMを廻せ!

老头A深夜去买烟草,结果头部被打死于脑挫伤,附近有一块沾血石头,但奇怪的是地下没有血迹。A留下遗书给出保险箱的密码,但家属按照遗书密码却无法打开保险箱。A死亡当夜有两个小时停水。

真相

4. チープ・トリック

男子A胸口中弹死在房间地下,A的妻子B和女仆C听到A的倒地声,随即发现尸体。现场地下捡到小虫尸体。死者中弹角度与水平向呈三十度,貌似死者在窗口被凶手从外面开枪击中,但奇怪的是窗口拉了很厚的窗帘,凶手从外面只能看到灯光,无法看到人影,所以无法进行瞄准。

真相

5. いわゆる一つの雪密室

男子A在雪地中央被杀,现场只有A自己的一行足迹,以及发现人B从A宅到尸体的往返两道足迹。A的死亡地点处于A宅和其兄弟C宅中点处。C当晚曾去过A家,和A发生争执并扬言要杀死A。A尸体旁边掉落一把凶器刀,刀柄上没有查到指纹。C在走向A尸体之前拍了一张照片作为证据,照片上只有A的流血尸体和一行足迹。

真相

6. 十円玉が少なすぎる

日常推理。有人听到路人说“十元太少,之后必须要五枚”。侦探由此展开神推理。

真相

7. 限りなく確実な毒殺

某议员A在演讲中祝酒,喝下酒后立刻毒发身亡,酒杯打碎在地下,检验出毒药痕迹。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接近过A。

诡计

极高质量的短篇集,七篇故事包括了:密室、奇怪尸体布置、密码破解、不可能枪击、雪地无足迹杀人、一句话神推理、毒杀。每一篇的案件都不长,但切入点精彩。尤其推荐第六篇的一句话神推理,极似 Harry Kemelman, The Nine Mile Walk (1967)。最后一篇的毒杀诡计新颖。强烈推荐。

 

Dean James, Decorated to Death (2004)

被害者A死在画室中,画室大门上锁,钥匙在死者口袋中。A身上有两处形状不同的伤口,其中沾有黑漆,显示凶器可能有两种,但房间里到处也找不到形状适合的凶器。A脸上被涂了红漆。警察在房中找到秘道,房中各人均有嫌疑。

诡计

红鲱鱼数量过多导致情节略显混乱。消失凶器之谜要好过密室,死者脸上为什么被涂了红漆也有点意思。总体不错。

 

Posted by on April 20,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天祢涼『銀髪少女は音を視る ニュクス事件ファイル 銀の髪の探偵』(2016)

菜鸟警察A去原警部补女警B家,发现B的尸体,死因是中毒。屋里的文字处理机上有一张纸,上面点名叫Nyx的警察,结尾署名Genesis。Nyx是音宮美夜。

某妇女告诉警察其儿子C曾和B交往,最近失踪。C自杀未遂,被有“共感觉”超能力的音宮美夜所救。C打来电话要求A和音宮美夜当众接吻,并留下四句话的密码。音宮美夜解开密码,找到下一名死者D。D在某出版社工作,被人刺杀后从楼上推下。C布下炸弹,音宮美夜在炸弹爆发前一刹那将炸弹丢进大海。

C给音宮美夜发来女孩E被绑架的照片,音宮美夜识破照片系合成,并找到E的尸体。音宮美夜被数名匪徒劫持,幸得警察F所救。

逆转一
逆转二
逆转三

虽然有三层逆转的看点,但并没有什么新梗,除了解密码之外也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推理。略失望。

 

Posted by on April 20,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長沢樹『武蔵野アンダーワールド・セブン 意地悪な幽霊』(2016)

根据工事改装的剧院里连续发生幽灵将人推下楼梯的事件。先是A从楼梯上摔下失去意识,然后是B从楼梯上摔下碰到漏电的吉他触电身亡。失事空地一侧的台阶向上通到后台准备室,另一侧通向舞台侧区。准备室的门无人打开,舞台侧区也无人经过,因此事故现场呈密室。

诡计

很长的篇幅只有一个封闭舞台密室,诡计老套,且可行性较低。

 

Posted by on April 17,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連城三紀彥《小異邦人》(2014)

1. 戒指

男子A看到像自己前妻B的女人在路口抛弃和自己一样的婚戒。女子C假装自己是A的现任妻子拦下B,B说自己戴着原来的婚戒只是因为现任丈夫不想买戒指。C和B约A到酒吧见面,A在酒吧看到B留下的道别戒指。

真相

2. 無人車站

多人目击女子A来到小镇见男子B,而B疑为多年前的杀人凶手,目前在逃,时效即将过期。

真相

3. 蘭花枯萎之前

女子A和丈夫B不睦,与插花课上的小学同学C合作交换杀人,由A杀死C的男人D,C杀死B。A去执行交换杀人的时候,却在现场看到已死的丈夫B。C否认自己和A合作的事实。

真相

4. 冬玫瑰

女子A与情人B幽会,却反复做着被B刺杀的恶梦。

真相

5. 風的失算

公司里流传A的各种传闻,一开始是包养情人,后来变成杀人疑犯。下属B在电梯里遇到A,A说传闻由C散布。

真相

6. 白雨

女孩A在学校受到霸凌,其母亲B了解事情经过。A的祖母C当年被祖父D刺伤,原因是C与另一男子E有私情,D以为C已死便自杀,但C后来获救。霸凌愈演愈烈,有人发来当年杀人案件剪报的传真。

真相

7. 直到天涯海角

车站的售票员A与女子B发生婚外情,每隔一段时间去北边旅行,过后便会有一女子C来车站要两张同样地点的车票,但不付钱。A不堪忍受C的敲诈,告知B事情真相,B与A分手。

真相

8. 小異邦人

拥有八个儿女的母亲A突然接到歹徒恐吓电话,声称“孩子在我手上”,要A交出三千万赎金。奇怪的是所有孩子都安然回家,一个没丢。接了几次电话之后B假装同意歹徒要求,去交赎金。

真相

推荐8、6、3。連城三紀彥只要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便可以写出三四个转折出来,不愧是情爱专家。

 

Posted by on April 17, 2016 in collection

Leave a comment

深水黎一郎『倒叙の四季 破られたトリック』(2016)

1. 春は縊殺

A在前女友B家将B绞死。A事先得到了一份《完全犯罪完全指南》,作者是一名休职警官,里面列举了许多犯罪注意事项。A站在椅子上增加自己和B的身高差将B绞死,之后移动B的尸体,擦除地上的失禁尿液,伪装成B上吊自杀。B死前发了一条Twitter说前男友要来,A离开B家之前用B的手机将这条Twitter删除。

破绽

2. 夏は溺殺

A将好友B用绳子捆住,在食品箱的海水中溺死。之后A开船将B的尸体运到海中丢弃,伪装成B钓鱼时不慎落海溺亡。

破绽

3. 秋は刺殺

男子A为了抢夺遗产刺死伯父B,并伪造成自杀假象。B临死前用蜡烛在地板上滴蜡,流出的血迹被蜡排斥而形成A的首字母“CJ”字样。B将血迹在地板上抹匀之后擦拭,又用热毛巾将蜡化去,消除死亡留言。

破绽

4. 冬は氷密室で中毒殺

女子A给女子B喂下掺有安眠药的茴香酒,伪造烧炭自杀。A将房间正门锁住,然后从后门离开。因为在后门尘土上留下脚印,所以A用扫帚把地扫干净。后门因为房屋变形所以只能从里面打开,不能从外面打开。警察到达现场时后门被冰冻住,成为完璧密室。警察在A的汽车后面发现电冰箱。

破绽

四个故事之后破案的警官受到表彰。

结尾逆转

有趣的倒叙推理,寻找凶手的破绽。结尾连作逆转虽然有点老套,但还算不错的设定。第四篇密室加分。

 

Posted by on April 17,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story series

Leave a comment

Friedrich Glauser, The Chinaman (1938)

警官Studer碰到绰号Chinaman的男子A。A在穷人福利所工作,刚刚修改了自己遗嘱。几天后A身中枪弹死在女子B的墓地,身旁掉落手枪,但并非自杀。Studer调查B的死亡,发现B很有可能是被人毒死。有人用给Studer发警告不要插手这桩案子。A的继兄弟C在学校温室吸入毒气而亡,现场为密室,门被钥匙从内锁住,钥匙仍留在锁孔里。Studer进门前看见门内侧的钥匙生锈,从钥匙孔外侧捅掉内侧的钥匙,用第二把钥匙从外侧开门进屋,但验尸之后发现门口掉在地上的生锈钥匙被换成了另一把新的钥匙。

真相

中规中矩的警察程式小说,行文略显枯燥,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密室,印象中头一次读到德语长篇密室。解法属于当时比较无聊的 Edgar Wallace 路数(作者在小说中提到了 Agatha Christie 和 Edgar Wallace)。

 

Posted by on April 13,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詠坂雄二『ドゥルシネーアの休日』(2010)

十年前某厨师犯人A连续杀死四人致伤一人,并在现场留下食用菊,A自那以后便一直在狱中服刑。十年后发生模仿A的连续杀人事件,凶手在现场留下蒲公英。某网站记录历史上的著名犯罪事件,将A案现场的食用菊错误地记成蒲公英,犯人疑似从该网站获得错误讯息。当年将A逮捕归案时男子B被A刺伤。B的身份并非警察,而是名侦探C的助手。

某地发生小学生被绞杀的恶性事件,死者小学生手中握着之前杀人案的凶器刀,证明为同一凶手所为,其行为颇似之前某连续杀死小学生的D案。名侦探C失踪许久,下落不明。警察到B家调查,B不在家中。

女子E十五岁的时候布下炸弹杀死五人,在少管所改造。E的同室同学F被炸死,E也遇到炸弹,模仿E当年的案件。

B在E的学校现身。B劫持了女生G,声称自己是模仿犯,要求十二亿赎金。警察H出面和B对质。

真相

各章在犯罪小说和动作小说之间连续切换风格,结尾出现意外犯人和奇葩动机,但整体推理较弱。

 

Posted by on April 13,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Roxanne Hunter, The Secret of the Pines (2015)

祖父A有两个孙女B和C。A和B关系较好,和C关系很长。A在改遗嘱前夜搬到旧卧室去住。当晚A被杀死,脑后有利器扎入的痕迹,但房间的两扇门都锁住,凶手无法进出。现场床下找到一块手帕。A死后男子D为了体验现场也到凶案房间过夜,结果以同样的方式被杀死。大家将A的尸体放入棺材下葬,但几天后A却复活出现在大家面前,并声称不记得当晚发生的事情!大家打开A的棺材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真相

根据 Wadsworth Camp, The Abandoned Room (1917) 改编的小说,两起密室谋杀外加死人复活。

 

Posted by on April 10,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谺健二『ケムール・ミステリー』(2016)

女孩A有两个同班男同学B和C,一开始A和B是好朋友,但后来A与C交往。B的祖母D是大制药集团的老板,曾一度传位给儿子E(B的父亲),但E醉心收集著名艺术家成田亨的作品,对D十分不满,不惜跳湖自杀抗议。E死后D重新当回财团老板。C殴打自己父亲,离家出走,在公园交给A一张自己和B的合影。

A来到B家,见到祖母D和管家F,以及B的后母G。G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年纪尚幼。B家的主要建筑是一座红房子,院子里另有一座圆筒形的建筑“红锈楼”,里面有许多E收集的“ケムール人”人偶,B长年将自己关在里面不肯见人。A在帘子后面看到像“ケムール人”的怪人。B在“红锈楼”上吊自杀,现场着火,尸体烧焦。因为现场门窗均自内紧锁,玄关大门用家具自内侧顶住,所以警察以电视插座着火为由按自杀结案。B死后A回到学校,得知C已缺课多日。F告诉A说B死后C来到家中,说要看B的房间,却趁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C提出要A交还自己和B的合影,A来到B家看到C套着“ケムール人”的头套拒绝以真面目示人。

三年后C的母亲来到“红锈楼”看C,另一名男子H住在“暗幕之间”。C的母亲看到C死在浴室澡盆里,澡盆里盛满石膏水,将C凝固在里面。大家拆除石膏,在里面看到血肉模糊的C。现场门锁扳下为密室,门附近掉落一个“ケムール人”的玩具人偶,上下半身分离,上半身里面装了石膏块,下半身中空。C的死状模仿成田亨的“雌形雕刻”(将石膏包在作品外面形成阴模)。

又过了几年,H的姐姐来看H,B家中另住着两个年轻人I、J。H因为身患“对人恐怖症”所以整天戴着面具,而且曾经两次自杀未遂。H的姐姐让H摘下面具,H不从,跑进储物室将门自内锁住,过一会浑身着火跑出来进入“红锈楼”,在客厅中烧死。因为“红锈楼”为密室,所以警方再次以自杀结案。H死时手里握着“宇轮”(头上长着两只角汇聚成一个圆环的怪物)的浮雕,浴室澡盆里漂着浮灰。

两年后I的妹妹来找I,夜里被怪物掐住脖子。I的妹妹挣脱怪物,怪物逃跑。I的妹妹追怪物来到一个房间,从窗外看见屋内躺着I的无头尸,但附近却没有I的人头。房间门窗紧锁为密室,只有顶上有一个四十厘米见方的天窗可以打开,但也不够成人进出。警察在外面的池子里捞出一辆B家的汽车,车后面系着十米长的钢缆,十天之后又从池子里捞上了I的腐烂人头。

A和朋友再次来到B家。有人从头到脚穿了“ケムール人”的衣服抢A的包未遂,A的包中装着当年B和C的合影。A的朋友看到C的幽灵。B家新住的年轻人K突然摔倒痉挛。“红锈楼”着火,K烧死在里面。据推测犯人利用K的光过敏体质使其昏倒,然后电炉点火将K烧死。

第一起密室诡计
第二起密室诡计
第三起密室诡计
第四起密室诡计
连续自杀真相
结尾逆转

连续四起密室解法各异,但大部分是老梗,整体水平不高,第二起石膏浴室算是比较好的一个。本作重点并不在密室,而是在连续自杀案的连锁构图,虽然比较好猜,但还算有一定趣味性。警察验尸部分有硬伤,可以不予深究。

 

Posted by on April 10,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