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7

有栖川有栖『狩人の悪夢』(2017)

​有栖川有栖采访著名恐怖小说家A。A当年有一个助手B,年纪轻轻因为心肌梗塞死亡。B的前女友C因为怀念B所以来到A家借宿一晚,第二天被发现死在沙发上,喉咙被一支本来挂在墙上的箭刺中,右手切断不见。C的死亡时间判定为前一天夜里9pm-1am,大约10:30的时候打雷劈倒了一棵树,之后便无法行车,现场孤岛化。墙上有疑似凶手留下的左手血手印,指纹检测为C的前任同居男友D。​有栖川有栖前一天晚上目睹插画师E梦游从起居室的窗户往里面看,模样可疑。

警察查出D前一天晚上在打雷之前不久坐车到了现场附近。警察在被雷击中的大树旁的废弃小屋里发现D的尸体,死因是被弓弦绞杀,左手被切断。D身下发现一截长度约八十厘米的绳子,但与其颈部勒痕不符。警察在两起杀人现场中间的林子里发现一个塑料袋,里面有C、D的两只断手和一把用来剁手的菜刀,C手指尖烧焦。

推理

大部头庸作,仅有的一点推理纠结于凶手为什么要切断两名死者的手。

 

Posted by on April 17, 201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早坂吝『双蛇密室』(2017)

上木らいち的客人警察A自幼怕蛇,经常做噩梦梦见两条大蛇。据A的母亲B说,A一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两条大蛇,A被蛇咬伤后哭声震天,以至于救护车来了B都没有听见。A偷听到母亲B与父亲C的谈话,说A并非二人亲生。上木らいち推断只有八十米开外才有可能听不到救护车的声音,因此A小时候多半住在高楼里,后来搬过家,但八十米的高楼如何能进来蛇是一个谜。

D是具有强大推理能力的女刑警,在警察面试环节中推断出考官是公车色狼。

故事追溯到A出生前。B怀孕后定期去看妇产科男医生C,C在B身上看到许多伤痕。B几年前遇到小说家E,被其小说中的情节倾倒,不顾父母反对与E私奔。E是一名不得志的小说家,有一个双胞胎哥哥F在考法律学位。E迫于出版社压力必须写自己不喜欢的SM情节,结果虽然小说大卖,E却必须通过不断地对B施虐而获得创作灵感。

“地密室”:B怀孕末期几周没来看病,C出于担心去B家探望,在门口遇到一和服少女G。C听到院子里惨叫,与G一起翻墙而入,遇到偶然来拜访的F。C、G、F三人一起来到密闭的小木屋,发现B、E二人双双中毒倒地,其中E全身荨麻疹,说自己被咬,随后断气。B、E二人食指均有被咬的痕迹,B右臂肿胀,伤口凝固,而E的伤口仍在流血,右臂仍有光痕,说明E被咬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G看到现场后说“不应该这样啊。”G在自家饲养了许多蛇,E上个月就被咬过一次。G回家拿来解毒血清,C给B注射解毒。C了解到E长期将B监禁在小屋中。案发前半个小时下过雨,B的鞋底干净,E的鞋底有泥。现场只有前门和后面的一个通风口两处出口,前门一直上锁,并且泥地无足迹,后面的通风口有木条只能通过手臂,所以这是一起密室杀人。C、G仔细搜查现场和B、E二人的身体,没有发现毒针一类的凶器。F认为案情传出去对E的声誉不好,提议大家保持沉默,由自己冒充E,C、G二人同意。B被送到医院,专科医生批评C不应该没弄清中毒状况便给B乱打解毒血清,搞不好会引发过敏反应弄出人命。B突然阵痛,随后平安产下A,母子未再有中毒迹象。C与B结婚共同抚养A成人。F付给B、C一大笔钱作为封口感谢。

“天密室”:A一岁的时候与母亲B、父亲C住在高楼的二十七层。大楼管理员H因为大楼外墙出现污渍而与B发生不睦。B某日回家看见宝宝A身上缠着两条蛇大哭,情急之下抓起蛇丢出阳台。B叫来救护车将A送往医院,所幸性命无碍。案发时H正在楼下的2601室阳台与另两人开会,管理室和楼顶的钥匙都在H身上,无人能进出现场。

上木らいち与A一起拜访当年案件的当事人。F当年为了抢夺E的遗产所以让B、C封口。蛇女G指挥大蛇攻击上木らいち与A,一番争斗后大蛇在声音指挥下反而将G咬死,D现身救了A。

“天密室”解答
“地密室”伪解答
“地密室”真解答

H度比『○○○○○○○○殺人事件』(2014)和『虹の歯ブラシ 上木らいち発散』(2015)有过之而无不及,结尾处仍有让人喷饭的社会派回收。两起密室解法崭新,但均用到冷知识,所以不算重点。最大的亮点是结尾的核心H脑洞,史上最大,绝对变态,凶手身份炸裂。

 

Posted by on April 17,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