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霞流一『独捜! 警視庁愉快犯対策ファイル』(2016)

在五个地方的公园里连续发生“愉快犯”案件。有人在公园里搞装饰艺术,把塑料伞、荧光灯、手套什么的用绳子、丝带、锁链系在秋千、栅栏、街灯一类的物品上。某警卫半夜看到仓库露出灯光,过去查看的时候被人打晕,后经警察调查,愉快犯用来布置现场的物品系从该仓库盗出。

仓库归某广告公司管辖。该公司职员A被人发现反锁在密室里,B从外面打破门板,伸手进去拉开门闩,和另外几人一起进屋,听到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然后在窗户旁边的椅子下方发现B的尸体,死因是胸部刺入水果刀,刀身无指纹,尸体发现之时尚有余温。A头部有被哑铃殴打的痕迹。众人进屋时,楼对面某证人同样听到玻璃打碎的声音,并目睹一个裹着白布的妖怪从五楼窗户纵身而下,形似传说中的怪物“一反木棉”。

A当年被设计课的负责人C从别处挖来。设计师D因为金钱纠纷被债主在门口堵住。D和赌友E一起喝酒的时候提到自己得到“天赐之物”。两年前公司曾发生“青山事件”,一批用来拍广告的样品珠宝失窃,当时E是摄影师。半年后E的助手F因摩托车事故死亡,在F的房间里发现一部分失窃样品。

经理总务课的G被杀,现场窗户打碎,凳子、提箱、伞、小车、尸体、椅子、壶、背包、掸子、衣架用绳子连成一串,小车和椅子上有血痕。门口衣架上挂了一件大衣,口袋里面有一个钥匙环,上面套了三把公司大门的钥匙。垃圾桶里丢弃一团沾有血痕的胶条,旁边还掉落一个缠胶条的筒,和一个沾血的纸巾袋。垃圾桶里的胶条和筒上残余的胶条对不上,中间缺了一段,疑似被犯人拿走。G的死因是被金属球棒打中头盖骨。现场没有找到剪绳子的剪刀。

“愉快犯”案件真相

警方怀疑D从C那里得到钱,即“天赐之物”。警察在G的储藏室纸箱发现排列整齐的少女玩偶,以及藏在其中的绳子、丝带,与第五起“愉快犯”现场之物相同。储藏室外面掉落一个钥匙环,上面有三把钥匙。警方认为G为了威胁当年与F合谋偷走珠宝项链的犯人X,所以将公园布置成项链状,对X进行公开威胁。X杀死A、G都是为了灭口。X杀死G后为了防止有别人继敲诈,将现场再次布置为项链状,反过来威胁潜在的第三敲诈犯。

犯人身份推理
密室诡计
怪奇现场真相

主要谜题有两个。一、众人破门而入之时,犯人打碎窗户从五楼跳出,化身传说中的怪物“一反木棉”不见踪影。二、犯人为什么要将杀人现场的九件物品与尸体一起用绳子连成一串?熟悉的小物证切入点和(二重)模仿杀人,只不过这次没有出现动物主题。

 

Posted by on January 9,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芦辺拓『ダブル・ミステリ 月琴亭の殺人/ノンシリアル・キラー』(2016)

这本书的装订很奇特,正面是『月琴亭の殺人』,反面是『ノンシリアル・キラー』,中间是用牛皮纸封起来的解答篇。

『月琴亭の殺人』

森江春策应邀到某孤岛的“月琴亭”旅馆,遇到植物学学生A、杂货店女老板B、饭馆老板C、女子D共四人。五人进入厨房,发现绑在椅子上的一名老者E。多年前的森江春策曾参与一桩案子的辩护律师,被告人有不在场证明,但还是被时任法官的E判处有罪。该案的陪审法官是C的弟弟,因为受到良心谴责而自杀。另外几人也均与E有仇。

孤岛与陆地之间有一条陆桥连接,涨潮时海水淹没陆桥,成为孤岛,退潮时则可通车。旅馆前台留下字条后离去,天气预报凌晨四点多退潮,在那之前孤岛与世隔绝。晚上大家找不到E去其房间查看,门窗均自内紧锁,里面空无一人。大家爬上屋顶,看到E在楼下摔死,脖子上缠着麻绳,身上有栏杆碎片,疑似在栏杆上上吊,因为身体太重坠落。屋顶上捡到E的围脖,有人目睹E吃完晚饭上楼,脖子上缠着围脖。

警察于退潮后赶到现场,在E的口袋里发现一个完好无损的煮鸡蛋。

伪解答

『ノンシリアル・キラー』(不连续杀人)

女主人公F怀了恋人G的孩子,主动提出与G分手。G开了公司的车私人兜风,出了交通事故死亡。F所在写作事务所的前辈H小提琴拉得很出色。事务所的职员I加班过度疲劳,回家路上不慎从电梯上摔下站台而亡。

在G、I死亡之前发生过一起案件:女绘画师J怀孕后仍拼命加班,在拥挤电车上被无礼男子K喝令让座。J无奈起身,车上的老绅士L仗义出面指责K的无礼行径。J突然晕倒猝死,让J让座的男子K惊慌失措,为了隐藏身份将身上的公司名牌丢弃,被男子M捡起交给警察。K因为逼J让座致其死亡而受到舆论的谴责,终于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跳楼自杀。F采访老绅士L。捡到名牌的男子M是植物学的学生。

H告诉F一男子在废弃工厂被毒杀。F在电视上看到L被杀的消息。废弃工厂的死者旁发现名片,上面写着植物学学生A的名字。

『ノンシリアル・キラー』真相
『月琴亭の殺人』真相
精妙布局

本书的对称布局极为精妙,解答篇藏在中间绝不只是噱头。芦辺拓一向以结构混乱著称,难得本书条理分明。第一个故事的诡计流略显老套,第二个故事的伏线流秀逸,二者叠加呼应产生出奇妙的化学反应。强烈推荐。

 

Posted by on January 3, 201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John Russell Fearn, Framed in Guilt (1949)

律所小职员A和往日一样上班,进入二楼老板B的办公室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出来,秘书发现门自内反锁,进门之后看到A背后插刀俯身倒在地下。现场为密室,唯一的一把钥匙在B手里。A口袋里有一枚胸针,邮局回执显示A早上寄了一个包裹。

A当天中午与少妇C会面。C新婚不久,丈夫去了墨尔本之后突然来了一封信说性格不合要求分手,所以C两周前来办离婚。A有一个哥哥也住在墨尔本。A的办公室里并没有查到C离婚案的任何档案。验尸表明凶器呈直角从A背后插入,伤口右侧有挫痕。刀柄上只有B的指纹。C说A曾向自己求爱,自己拒绝。A患有心内膜炎。院子里发现一只弯折的发卡。

B声称自己案发时去了利物浦。B打电话给朋友让帮忙伪造利物浦的不在场证明,遭拒绝。B完全不知道A接手C的离婚案。A死前不久新增了一条保险附加条款,如果自杀则不赔偿。A家中搜出署名C的信件,A死前阅读有关家庭医生的书。C确认A家中信件是自己和丈夫的示爱信,但信上面的地址被剪掉,所以看上去好像C和A之间的示爱信。A的哥哥定期给A寄墨尔本报纸,还建议A给自己寄包裹,自己原封不动再寄回英国,这样看上去好像是墨尔本来的惊奇包裹。

A的指甲缝里检测出肥皂,A可能用肥皂复制钥匙。A家中抽屉里有一封A写的信的复印件,让B归还欠自己的1000块钱,不然就让B的勾当曝光。B承认自己去了伦敦而不是利物浦,但B在伦敦的三个朋友因为不想被牵扯进来,都拒绝为B提供不在场证明。B从事地下黑市交易。C确认A口袋里的胸针是自己的,还说自己之前找不到胸针问过A,但A否认见到胸针。有人目睹A案发早上拿了一个圆形的包裹。

真相

中规中矩的警察程式。人物不多,心理布局精细,线索公平但略感明显,密室解法有特色,主要靠心理布局而非诡计支撑。推荐。

 

Posted by on January 2, 2017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