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森川智喜『ワスレロモノ 名探偵三途川理 vs 思い出泥棒』(2016)

主人公是“记忆大盗”男子A与其搭档女子B。A有一枚“记忆指环”,只要靠近别人额头,就能够盗取对方的记忆,将记忆化成宝石,对方则对丢失的记忆完全没有印象。

女演员C找到A,让A帮忙盗取竞争对手演员D的记忆,好让D忘记台词在台上出丑。A盗走D的记忆。上台前剧作家对C的一番话让C后悔,想要救回D的记忆,但盗走的记忆无法挽回。A盗走剧作家的一段记忆制造出混乱,为D争取了五分钟的时间,D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里重新背下台词。

金融家E找到A,让A帮忙消除女子F的记忆,原因是F目睹E借钱给一名政治家。A到F家盘问,F承认自己输了赛马向E借钱,但否认自己当日见到政治家。A盗走F的记忆,并识破E的真实动机。

E的真实动机

某议员儿子偷东西被捕,议员受到男子G的敲诈,议员委托A消除G的记忆。A到了G家将G的记忆消除,正好有人来拜访,A躲进壁橱。访客为名侦探三途川理,原来是他诱导议员儿子偷东西,让G敲诈议员,并反过来二重敲诈G。三途川理看到G的手上有泥,但大门把手上没有泥,由此推断出家中有别人。A被迫现身,盗取G和三途川理的记忆,使二人失去意识。三途川理的记忆化作双色宝石,传说中“三指恶人”的记忆能化作三色宝石。

A将现场重置,并特意把门把上弄上泥以消除矛盾之处,之后重新躲回壁橱。三途川理醒来发现椅子有温度,而且门半开不自然,再次推断出A的存在。A第二次现身偷走二人记忆,将现场再次重置,并擦除门把和G手上的泥。三途川理醒来看到门把锃亮,检测发现上面没有指纹,又一次推断出A的存在。A再次使用“记忆指环”的时候被三途川理先下手抢走指环,原来三途川理用录音机录下了之前的对话,知道了指环的存在。三途川理用指环消除了A的记忆。

A醒来发现指环消失,却想不起来事情经过。A和B经过努力找到三途川理。A提出用自己的指环收藏交换三途川理的记忆宝石,三途川理中计,丢失了全部记忆返回婴儿状态……

A的计策

三途川理丢失记忆只是演戏。结尾三人缠斗,出现了传说中的三色宝石,三途川理交代宝石来源,但故事戛然而止,留待续集。

三色宝石

记忆指环的设定新颖,记忆大盗将三途川理连续三次记忆重设的章节更是极为有趣。结尾卖了个关子,期待续集。

 

Posted by on July 31, 2016 in novel

1 Comment

森博嗣『χの悲劇』(2016)

情节基本不用介绍,挑战 Ellery Queen, The Tragedy of X (1932),在香港的有轨列车上发生一人被毒针刺死的事件,毒针上没有检测出指纹,现场为移动密室。主人公是最早在『すべてがFになる』里面出现的島田文子。

解答

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解答,脑洞大开,除此之外无甚亮点。但全书完结处最后一段突然引爆一个横跨全系列的叙述性诡计。

叙述性诡计

最后这个叙述性诡计足以匹敌歌野晶午的某成名诡计,甚至更为宏大。佳作。另:没有按顺序看系列前作,感觉有些地方不能完全体会。

 

Posted by on July 31,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小林泰三『クララ殺し』(2016)

和前作『アリス殺し』 (2013)一样,故事在真实人类世界和幻想世界之间切换。主人公是男子A,在幻想世界的形象是一只蜥蜴。人类世界的くらら遭遇车祸,肇事人逃逸,くらら随后收到威胁信让她自杀。くらら的爷爷B是大学教授,在幻想世界的身份是法官。幻想世界的クララ有三个朋友,其中一个是人偶C。くらら看到幻想世界的クララ的三个朋友一起坐彩车。A目睹くらら掉到洞里被木桩扎死,随即A也被人推到洞里扎死。

幻想世界的蜥蜴没有随着A死去。クララ失踪,生死不明,她的三个朋友一起因为坐彩车而获得不在场证明。人类世界的A复活,回到现场调查洞,くらら的遗体消失不见,现场只剩下血迹。人类世界中一人大笑着从塔上跳下自杀,又一人坐飞机坠落后复活。只要幻想世界中的对应没有死,人类世界中的人就可以复活。A再次调查洞,又被人从身后推下死亡。

A复活。在河畔找到くらら的尸体,死因是窒息,死亡时间在数日前。众人就凶手为什么要搬动尸体展开探讨。A在洞底找到纸条,上面写着“如果我死了请找クララ,留心C”。A被人用绳索绞死。

幻想世界的沟里发现C的尸体。DNA检测表明洞里的血迹确实是くらら。A复活后又在洞口被人割喉而亡。

真相

世界观和前作『アリス殺し』 (2013)一样,在人类世界和幻想世界之间建立起身份对应,并由此设计复杂的身份诡计。可惜核心诡计和前作雷同,并没有完成超越。

 

Posted by on July 31,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井上真偽『聖女の毒杯 その可能性はすでに考えた』(2016)

某地流传“カズミ传说”,古时候的一个女孩因为不想和地主结婚,用夹竹桃下毒杀死两家人。故事回到现代,新娘A和新郎B结婚。参加婚礼的有A的父亲C、伯母D,以及B的父亲E、母亲F、大妹G、二妹H,还有A的女伴倒酒师I。在婚礼上大家遵循茶道的方式依序倒酒饮用,全程录像直播,半途闯进来一只狗捣乱,H顽皮地给狗喝了自己杯子里的酒,I赶忙将狗抱走。新娘父亲C、新郎B、新郎父亲E三位男宾一齐中毒倒下,不久身亡,闯入的狗也中毒而亡。

经验尸三位男性死者均死于砒霜中毒。家中仓库里存有杀老鼠的砒霜罐子,但未曾开封。仓库大门有三位密码锁,大家均知道密码。警方在A的包中找到装有砒霜的小瓶,但A否认下毒,并说砒霜是准备用来自杀的。A曾一度外出,包上有三位密码锁,只有A知道密码,从时间上看F、G、H三人因为G感觉不适而提前回家,有可能偷盗小瓶。在众人喝酒之前能够接触到酒器的只有G、I两人。饭厅门锁有三位密码,A不知道密码。新郎家全员花粉过敏。A左脚袜子趾甲的部分沾上酒而变湿,上面粘了粉色的花瓣。

众人展开多重推理。

全员共犯说
奇数杀害说
时间差杀人说
前一人杀人说
狗故意闯入说

但这几种推理都被否定,因为与凶手意图陷害别人的动机相矛盾。

新娘犯人说
耐毒说
反光屏风说
酒器机关说
狗项圈说
真相

十一重解答外加巨型列表排除令人叹为观止,美中不足的是稍微缺乏原创性。和第一部一样有许多专为反证而设的伏线,但编排不如第一部新奇惊艳,毕竟第一部起点太高。

 

Posted by on July 31,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novel

Leave a comment

両角長彦『人間性剥奪』(2016)

学校中午午饭的时候发生食物中毒,五人倒地呕吐,送去医院抢救,结果两人死亡,三人救活。救活的三人中有一女生A吃午饭时周围没有人坐在附近,经调查A在班里长期受霸凌孤立。A的母亲B年轻时曾是色情片女优,父亲C长期家暴。毒药成分检测为叠氮钠,五天前河边曾死过一个流浪汉,也是中的同样的毒,疑似有人做实验。

警方检查学生拍的手机录像,发现骚乱时男生D突然向A的方向移动,暴露D知道甜食有毒。D承认在食物中投下感冒药,但没有投毒。A一直拒绝开口说话。警察收到署名“人间性”的威胁信,说自己要替A报仇,还会有下一次行动。警方怀疑A的父亲C。

学校老师E招认自己在厕所偷拍录像,卖给色情网站赚取外快。警方在录像中看到墙壁震动,疑似犯人经过。

警察收到犯人传真,根据线索出动在饭馆抓到E,但E其实不是犯人。警察顺藤摸瓜怀疑讲师F并在其家中找到化学器皿,但F逃走。警方认为F和C同谋,但没过多久便挖出了F和C的尸体,搜查陷入混乱。B消失,A从医院逃脱。

真相 + 逆转

推理成分较弱,结尾的身份逆转稍微有点意思,整体一般。

 

Posted by on July 13,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松本英哉『僕のアバターが斬殺ったのか』(2016)

主人公A是一名男孩,酷爱玩一款虚拟现实的游戏。这款游戏的玩家可以从真实世界不同地点的终端登录,进入游戏后可以远程登录到别的地方,以虚拟角色与其他玩家互动。A在游戏中开枪打中玩家B。A通过“位置确定弹药”确定了玩家C的位置。

A来到C家,得知C的母亲去世,父亲是企业大老板,C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C有两个姐姐,其中二姐就住在附近。A在游戏中遇到玩家D,D正在寻找“狮子的神器”。原来这款游戏中设定有十二神器,玩家在终端附近使用一种现实世界的卡片,便可以让真实世界中的神器发光。找到神器后将其打开,便可取出里面的金质奖章。A在游戏中杀死玩家D。第二天早上A醒来,在电视上看到D被人杀死的报道,死亡地点和昨天游戏里D所处地点一样。A赶到案发现场,在那里遇到尸体的第一发现人E。E早上在空房子里发现带着虚拟现实设备的D,D被人刺中喉咙而亡,死状和游戏中一模一样。

当年游戏的制作人F从跨线桥跳下自杀身亡,同日有人在游戏中看见F的avatar(虚拟现实中的人体影像)坠落。A请同学侦探调查E的死亡案件。A与游戏中的女孩G交换线索,G告诉A“狮子的神器”所在地的建筑上有漩涡图案,A通过搜索得知神器在一个废弃医院。

D的死亡现场房间窗户上用胶条贴着一些奇怪的字母“FHAtIL7 LJ”。A在现场取得“少女的神器”瓷器人偶。警方查知D是空房间的前任租客,退房前私自配了一把房间钥匙,不时举办吸食大麻的聚会。D也配了通向房顶的钥匙,警方在房顶找到烟蒂的痕迹。D死亡时间在十点之后,但监视录像显示十点之前无人进出,房间窗户也自内锁住,因此现场为密室。游戏制作人F因为反对在游戏中施加速度限制而与人发生矛盾,或许与其自杀相关。

A在游戏中来到废弃医院,与B交战,将B刺死。A来到现实世界中的废弃医院,竟然看到B以同样方式在医院中被人刺死!警方逮捕A,A受到学校处分。凶器冰锥的柄上查出A的指纹,A声称自己从未碰过该冰锥。

密室诡计
医院诡计
杀人动机

本作的核心谜题是玩家在虚拟现实的场景里杀人,对应的真实世界场景里便马上发生同样的杀人案。虚拟现实的技术才商业化不久,就已经被日本人用在了推理小说中,真是与时俱进。密室诡计亦有一定新意。推荐。

 

Posted by on July 10,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柄刀一『奇蹟審問官アーサー 死蝶天国』(2009)

1. バグズ・ヘブン

女子A从某日开始幻视幻听,并获得了千里眼、顺风耳的特异功能,能预言别人丢失物品的位置。A坐在椅子上被杀,死因是被一根针贯穿脑部。现场的门自内上闩,窗户的锁坏了,绕了许多铁丝无法打开,而屋顶上的一扇天窗没有安锁,所以这是一桩密室。屋内地上掉落一根切断的手杖。验尸后在A的脑内发现肿瘤。

真相

2. 魔界への十七歩

某洞窟可以发出称为“白魔的咆哮”的巨大声音。别墅主人A请著名意大利歌剧女王B来家中,相传B的声音可以震碎玻璃。家中的“Lazarus之血”由固体变为液体,象征耶稣复活。众人听到枪声,从主建筑赶到三层楼高的副建筑,在楼梯附近看到有人进入的足迹,但没有离开的足迹。众人在一楼发现死去的A,死因是被散弹枪从头顶上方近距离打死,散弹枪掉在身旁地下,上面检测出A的指纹。主建筑和副建筑之间有一条空中楼梯,但无人从那里经过。现场呈密室。

真相

3. 聖なるアンデッド

某村庄三日前下暴雨引发泥石流,冲出埋在地下的三具尸体,其中两具是普通尸体,另一具为当地西班牙神父A的尸体。A的尸体神奇地没有腐烂,并且多处出现“耶稣圣痕”,包括额头出现类似荆棘环的刺痕,腰腹间出现耶稣死前所受的枪刺痕迹,还飘出香味。当地村民将A奉为神迹朝拜。

数日前某著名考古教授B的助手C目睹一具裸体活尸在峭壁上攀爬,之后B便失踪。C与众人在一处陡坡之上找到B的尸体,并目睹活尸怪物冲出断崖消失。B惨遭开膛破肚,脖子上还有撕咬的痕迹。大家在断崖下没有找到怪物的身影。

女孩D被男子袭击失去意识,其父亲E身上淌血逃出,样子就像一具活尸。巫师F捡到疑似杀死B的活尸的尸体,对其施以辟邪法术,结果活尸口中流出血,众人吓得落荒而逃。A的奇迹遗体被人切断右臂。

真相

4. 生まれゆく者へのメッセージ

A当选新一任的西藏转世灵童,降生时手心出现奇怪的烧伤胎记。A的叔父B看到胎记以后惊慌失措。

真相

高水准的不可能犯罪短篇集。第三篇篇幅最长,质量最高,解答超级八嘎流。第二篇的物理诡计与布局巧妙结合,可行性有待商榷,但想象力值得称道。强烈推荐。

 

Posted by on July 10, 2016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Leave a comment

原進一『アムステルダムの詭計』(2016)

1965年在Amsterdam运河中发现被切碎的尸块,因为内衣上有日文所以判断死者为日本人。警方验尸判定死者是日本画家A,以《模仿的泪》闻名于世,与赝画集团有关。松本清張曾以此为题材写过一个解答,认为死去的不是A而是A的替身,但A的父母认尸时确认死者是A,松本清張于是撤销了自己的稿件。

真相

基本不能算作本格小说,连社会派也算不太上。打着松本清張的幌子卖“诡计”,但其实根本没有诡计。

 

Posted by on July 10,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柄刀一『時を巡る肖像』(2006)

1. ピカソの空白

画家A曾经自己抠出自己的一只眼睛。某晚A被人打倒失去意识,评论家B被杀死,出事前不久御倉瞬介曾在镜子里看到A的映像(因为平时戴在右眼的眼罩戴在左眼上,所以判断是镜子的反射)。A的外甥C和美术商D二人因为在场而有嫌疑。

真相

2. 『金蓉』の前の二人

画家哥哥A死亡,其弟弟B与弟妹C育有一子D。一日窗户未关,打碎了窗边桌子上的一个壶。D在水边被人打倒后溺亡,有证人目击凶手在芦苇丛里举起棍子打人,但因为芦苇很高所以看不清凶手面目。

真相

3. 遺影、『デルフトの眺望』

油彩画家A三周前被杀。A和妻子B早已离婚,女儿C与父亲A居住。三个月前有人在树林中发现B的白骨,C因为手上戴了B的戒指而受到怀疑。A画的画里面用到了砂子,其中查出B的DNA。

真相

4. モネの赤い睡蓮

画家A说自己“被Monet的红色睡莲诅咒”。老人B患有味觉障碍,喝下A递来的药瓶中毒身亡。貌似A搞错了颜色的深浅,所以拿错了瓶子。

推理
真相

5. デューラーの瞳

A的爷爷B是某教团的教主。一日天窗破裂掉落,将A砸伤。为A服务的C被车撞死,司机证词说C没有从路边跑出来,但是突然在眼前出现。C的手机电池不见。

真相

6. 時を巡る肖像

御倉瞬介收到奇怪的委托要把新的肖像画弄旧。丈夫A和妻子B出了事故,B的手被撞坏,A每天记忆重置。A在父母的肖像画上画B的人像,画了擦擦了画。

真相

与绘画相关的谜题。推荐第5篇八嘎流,突然出现的交通事故受害者。其余五篇诡计偏弱。

 

Posted by on July 10,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story series

Leave a comment

折原一『死仮面』(2016)

故事采用双视角叙事。第一人称主人公A的父亲是一名内科医生。A做梦梦见一个叫做Marinet的女人用斧子攻击自己。A在城堡废墟发现一具腐烂的少年尸体,告诉母亲,母亲报警。三年前曾发生连续五名少年失踪的案件,所以警方很重视。

第二天线的主人公是一位寡妇B,其死去的丈夫C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C死后B打电话给C任职的学校,学校却说查无此人。B请著名的人形师D给C做一副死人面具。B有一个好朋友女子E。B着手调查C的双重生活。B收到前夫F写来的信。

A小时候看过Marinet的恐怖电影所以老做噩梦。A做噩梦时被女同学G拍醒,A表示感谢并提出和G约会。A的同学H消失。

B和C在某私立大学文艺科的创作教室相识,B问任课老师C有没有留下什么作品,得到了一部名为《Marinet》的小说。B开始阅读小说。小说以第一人称视点写成,讲的是一起少年连续失踪的案件。

人形师D完成死人面具。

A去著名慈善家I的“镇魂馆”家中取材,见到一名戴着Marinet面具的神秘人,还在房子里看到许多死囚题材的画。

B去废弃城堡“钵形城”,其前夫F悄悄尾随,在城堡中将B扣住。B仓皇躲进女厕所。

幕间:在梦中,B在监禁中向窗外扔了一张求救字条。

A在“镇魂馆”门外捡到一张求救字条,并从窗帘的缝隙中见到一名长头发女子。A在展览室看到许多昆虫和动植物的展品。馆主I的妻子J也在家中。

B做梦梦见自己被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B收到朋友E的短信,E因为联系不上B而担心,B告诉E自己只是回了娘家,没有出事。A去熊谷和D见面,领取完成的面具,却在站台遇到前夫E。A怀疑D泄露自己的行踪。

A和同学一共四人进入“镇魂馆”,调查二楼。馆主放录音表示欢迎。

B找到小说中的废弃馆。E再次打电话来确认B的安全。B似乎听到有人惨叫。

A和同学在馆中看到一具断头台,并且找到了失踪的同学H和另一个面具男,二人均被监禁。I告诉大家面具男试图谋害H,他看到后将二人作为“犯人”和“被害者”双双收入自己的“犯罪博物馆”。I让大家玩随机切头的游戏,面具男的左手不慎被切断。I摘下面具男的面具,竟然是A的父亲!

B看到死去的丈夫C,但那不过是前夫F戴着死人面具假扮。

I自己将头伸入断头台,小说在这里结束。

F让B把头伸进断头台,这时E突然出现,原来E是F的相好,一直对B怀恨在心。

A的父亲一只想当小说家。A得到一部小说《B的故事》。在小说的最后,B将头伸入断头台,但断头台出现故障,B免于一死。最后F的头被切断。A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捡到一张求救字条。

叙述性诡计

作中作加身份替换,让人搞不清楚哪一分支是现实,哪一分支是虚构。情节有一些荒诞成分,但技巧还不错。

 

Posted by on July 10,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