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6

似鳥鶏『家庭用事件』(2016)

1. 不正指令電磁的なんとか

几人签署协议,打印出来之后却发现协议上的甲方、乙方交换了。

真相

2. 的を外れる矢のごとく

射箭练习场的仓库被盗,几个靶套失窃,门口留下脚印和自行车的轮胎印。

真相

3. 家庭用事件

家中发生跳闸事件。

真相

4. お届け先には不思議を添えて

邮寄包裹中的货物发生替换。

真相

5. 優しくないし健気でもない

女子A被一骑摩托车的男子从后面将提包抢走,因为男子戴了头盔和面具所以看不清相貌。奇怪的是男子将包扔到附近的垃圾堆,里面一样东西没少,反倒多了一个白猫头鹰的毛绒玩具。

推理 + 叙述性诡计

学生题材的日常推理,最后的叙述性诡计较为震惊。

 

Posted by on May 10, 2016 in story series

Leave a comment

柄刀一『シクラメンと、見えない密室』(2003)

1. 傷とアネモネ

某地发生连续暴力事件,每起事件与相应的数字一、二、三等有关。男子A的母亲B用刀自杀未遂。

真相

2. 連続殺人とハシバミの葉

女子A上半身裸露,背后被毒刀刺中身亡。房间大门自内上了链子锁,为密室。地下翻倒一个花瓶,里面的水流了出来。A居住的五楼半夜修电梯,电梯工工作期间无人进出,由此可以锁定死亡时间。

诡计

3. シクラメンと、見えない密室

A和B是一对双胞胎姐妹。A被车撞倒昏迷,在医院恢复意识后说自己出门前推倒B导致B失去意识。B四十岁高龄怀孕,其老公C和家里的女佣D是情人关系。C回家后发现B倒在地下,身旁有玻璃碎片和酒渍,炉火浇灭,煤气泄露,台阶上散落仙客来的花瓣。B的拖鞋底部发现崭新的划痕。

真相

4. クリスマス・ローズの返礼

男子A死时右手拿着一个白色信封,里面装了一封威胁信。A的表弟B有异装癖。

真相

5. オークの枝に、誰かいる

从主屋到小屋中间为雪地,右侧有死者A的足迹,左侧有犯人往返的足迹。死亡时间在9:30至10:30之间,其间9:55至10:15下雪,之前7:00至9:00下雨,雪地上能够留下足迹说明犯罪时间在10:15前后。凶器是一个细长的花瓶,尸体周围留有圣诞玫瑰。

诡计

6. おとぎり草と、背後の闇

女子A从楼顶摔落死亡,最有嫌疑的B当时在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有不在场证明,两名女子在镜子中看到B的映像。

诡计

7. 夾竹桃の遺言

多年前的一桩案件。男子A被刺伤,声称凶手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但案发时有人从窗外看到一个在室内撑伞的女子。A的姐姐B有嫌疑,但是有不在场证明。

真相

以花为主题的短篇集,故事和诡计结合得不错。

 

北山猛邦『人外境ロマンス』(2008)

1. かわいい狙撃手

女孩A目睹B用弓箭射人。

真相

2. つめたい転校生

转校生A进入仓库消失,仓库有一扇窗户但是一直密闭。

真相

3. うるさい双子

女孩反复做噩梦。

4. いとしいくねくね

男子A周围的人接二连三遭遇问题,A认为是一个叫“くねくね”的妖怪B。A警告B不要碰自己的妻子C。

真相

5. はかない薔薇

A被花盆打死,现场散落玫瑰。室内的保险箱里面查出血痕。

真相

6. ちいさいピアニスト

废弃房子里半夜传出钢琴声。

真相

全是一些怪力乱神的解答,风格较难评价。还是更喜欢作者传统意义上的推理小说。

 

柄刀一『黄昏たゆたい美術館』(2008)

1. 神殺しのファン・エイク

A跳楼自杀,生前提到“杀死了众神的凶器”。B智力障碍但是擅长作画,目睹A跳楼后画了一幅A张开双臂跳楼的壁画。

壁画的秘密

2. ユトリロの、死衣と産衣

女子A怀胎十八个月没有生产,挑战 京極夏彦『姑獲鳥の夏』(1994)。

真相

3. 幻の棲む絵巻

女子A遇害,死前不久曾拜访某寺庙女主持B询问多年前的一桩悬案。B小时候眼盲,曾听到独臂男子C进入女演员D的屋中将D杀死,B的描述后来成为决定性的证词。寺里大扫除发现延喜加持的佚失画卷,奇怪的是画卷左右两端均有烧伤痕迹。

真相

4. 『ひまわり』の黄色い囁き

女子A中毒死在二重密室中。现场有三个毒药瓶,二黑一白,黑色是缓发毒药,白色是即发毒药,女子喝了白色瓶的毒药身亡。A死前将耳朵涂成棕色。有人发现了一幅高更的Minerva画作,背景驴子耳朵的King Midas被画成了梵高哥哥的样子。

真相

5. 黄昏たゆたい美術館

湖边贝壳美术馆的秘密。

真相

还是不太喜欢这个系列,主要是对美术无感。第二篇挑战 京極夏彦『姑獲鳥の夏』(1994)。第四篇最长,但二重毒杀密室有点糊弄。

 

西澤保彦『死者は黄泉が得る』(1997)

本作采用“死后”、“生前”的双线叙述。“生前”按正常顺序叙述,“死后”则按时间倒叙,双线在最后汇聚。

死后:一个房子里聚集了七位复活的女性死者。这个房子里有一个叫做SUBRE的人体复生装置,还有一个叫做MESS的记忆消除装置。死人如果放入SUBRE便能复活,但头和脚的方位必须放正确,如果搞错了便会灰飞烟灭。六名女性合伙杀死了第七名女性A,但试图用SUBRE将A复活时机器发生故障没能成功。

生前:男主人公B夜里收到A的弟弟C打来的电话。C问B为什么没来赴约,但B根本不记得和C有过约会,C匆匆挂了电话。第二日B得知C前夜在A家被杀。C被杀的时间A在好朋友D家留宿,而A的丈夫E也不在家。

死后:时间倒叙,房间里的五位复活女子决定一起杀死女子F后让其复活,F喝下毒咖啡。

生前:A早上五点回家发现了C的尸体,C先被花瓶打晕,后被长筒袜勒死。C上身半裸,下身衣着凌乱,疑似死时全裸,死后犯人给C穿了裤子,所以犯人很可能是一个人,给尸体穿衣服很费劲。C死当晚B和其他许多人在一家饭馆吃饭,都听到A当晚不在家。A家的钥匙放在一个花盆下面。B看到当晚在饭馆里吃酱油饭的风衣男G,怀疑G是凶手。

死后:四位复活女子合伙杀死女子H。H追踪四女当中一人I,来到房子。

生前:C以前的女同学J出席了C的葬礼。A和D被风衣男袭击,A用来防卫的手枪被打落,D被带子绞杀,A被打晕。路过的警官也被歹徒用A的手枪击中,B中弹失去意识。男子K和大富豪的女儿交往,当晚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因为怕未婚妻知道,所以只好伪造不在场证明。A的邻居证明当晚见到一个高鼻梁穿外套的男子和一个穿牛仔裤的女子,从描述看很可能是J跟踪C来到了A家。

死后:三位复活女子杀死了I。

生前:警察抓到了嫌疑人流浪汉G,即“风衣男”,但现场并没有查出G的指纹。用来绞死D的带子和A的手枪上只检测出A本人的指纹。B中枪后变成植物人。

插曲:在小屋中一众人试图用SUBRE将一男一女复活。女子成功复活,男子按照同样方位进入SUBRE,却在瞬间消失而没能复活。

生前:E和G当年曾一起追求A。E在体育比赛中假装失误,致使G摔伤而终生残疾。G在凶案当晚有不在场证明,并且右臂受伤后装了假肢,物理上无法完成扼杀。A假装和G见面,诱使E跟踪自己,并假装被G袭击。E出手袭击G,混乱中A不慎开枪将G和E一起打死。

死后:女警察K追踪“笑脸小姐”来到小屋,被杀死。“笑脸小姐”就是C遇害当晚与K在一起的女子。

生前:当晚,C假装指责J和B出轨,并给B打电话确认。C与J发生冲突,J将C打死。J逃跑时将送披萨的女子L撞倒。

交汇:A控诉J的罪状。

凶手身份
核心叙述性诡计
结尾逆转

出场人物众多,情节极为复杂,加上采用双线叙述,阅读体验相当混乱。最后的一句话逆转留有疑问,核心叙述性诡计不错。

 

Posted by on May 3,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