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6

山田正紀『マヂック・オペラ 二・二六殺人事件』(2005)

故事发生在昭和十一年2.26日,男主人公是特高组织的警察A。A观看由江户川乱步小说《与贴画同行的男人》改编的电影,在里面看见一个长得很像已去世的芥川龍之介的洋装男演员。A调查发生在乃木坂的“N坂杀人事件”。某十九岁的艺妓B被剪刀割喉而亡,发现者有四人,分别是女主人C、女仆D、B的情夫E、对面理发店的员工F。理发店的老板G听到对面B家传来笑声,但别人听到的是尖叫声,C听到像是蛇爬行的声音。C和D试图进门发现房门上锁,于是C叫来E和F破门而入,看到B浑身是血死在地上,身着松散浴衣,私处被挖伤,地下有镜子的碎片。B的手边有一把沾血的凶器剪刀。理发店的一名客人曾从镜子里看到对面房子里一个女子吐血。

A来到监狱调查犯人H消失数天的事件。H的相貌神似芥川龍之介。A在监狱教诲堂的桌子上看见一本感想录,作者署名E。囚犯们在监狱的印刷厂工作,著名诗人萩原朔太郎的作品《猫坂》疑似取材自N坂。

去年曾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以下犯上案件,某中佐军官I杀死了军务局长。当时某大佐军官J在现场目睹了惨案却没有出手阻止,事后受到舆论非议。J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懦夫,某天趁小孩上学的时候将妻子支开,剖腹自杀。当时在J家工作的女仆K受到警察的责难。

A给默忌一郎看E的感想录。理发店老板G的妻子L经常去乃木神社,那里的马厩有两块名牌,分别用来标记“主马”和“副马”。

L为什么要去神社

默忌一郎给A看了一段电影,是某中将葬礼的摄影,其中有一个功勋中将真崎甚三郎身上的勋章是假冒劣品,所以其实是由演员扮演,该演员长得像江户川乱步。

理发店老板G因为妻子L和员工F偷情,愤怒之下扔出剪刀击碎对面窗户,E和F看到对面女子身上流血。看上去好像G无意中扔出的剪刀穿过窗格刺死了二楼的B,但这种解答非常牵强。

A被宪兵司令部机动非常驻特别班的五人袭击,身负重伤。A遇到女子阿部定和“吉田屋”的老板石田吉藏,即历史上著名的“阿部定事件”的主人公。

倒叙:H从看守严密的监狱脱狱,地下发现金属渣,貌似H复制了监狱的钥匙,可是H没有机会能接触到金属。E在监狱里上吊自杀。

怪人二十面相
E上吊自杀真相
军务局长案真相
N坂密室真相
结尾逆转

オペラ三部曲的第二部,沿袭了第一部的历史推理风,并掺入大量江户川乱步风格的冒险小说成分,篇幅虽长但并不乏味,顺便还普及了昭和历史。核心的不可能犯罪谜题是一个N坂密室,因为证人数量众多,所以解法相当复杂,既有诡计又有布局。诡计本身比较简单,但核心的证词误导非常有趣,而造成证词误导的原因则是一条超出凶案本身的神动机(一盘大棋)。另一个监狱自杀不可能犯罪解答脱力。整体完成度无法和第一部相比,但仍不失为佳作。

 

Posted by on March 31,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中山七里《贖罪奏鳴曲》(2011)

开头讲主人公律师A将一具男尸B丢弃在河中。A来到律师事务所上班,发现门牌在短短几天内第二次被人毁坏。

企业主C有妻子D和儿子E,其中E因为脑瘫只能用左手打字与人交流。C为了让儿子能继承企业,用机器代替人工裁了许多员工。C因为卡车事故住院,住院期间因为呼吸机暂停工作而亡,当时只有D和E在病房里,而E无行动能力,所以D成为最大嫌犯。经调查C死前D曾购买三亿元的巨额人寿保险。A接受E的委托为D辩护。

警察捞出B的尸体,在其掌心发现电流纹,判断B死于电击。B身上的衣物被人剥除。B死前曾前往E家。B家里的电脑主页上显示二十五年前的一个轰动全国的少年罪犯,相貌与A相同。女子F的儿子自杀,A曾替害死F儿子的罪犯辩护,所以F毁坏A的名牌。A承认自己曾是少年犯,并因此受到B的勒索,但A否认自己杀死B。案发时A正在法庭辩护,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空当,不够弃尸来回。

接下来倒叙A小时候的故事。A因为犯下杀人分尸案而被关进少管所,在那里遇到教官G。A的好朋友H因为教官I侮辱自己母亲而与I发生冲突,被关禁闭,出来之后收到母亲断绝关系的信,绝望自杀。A为了帮助朋友J脱狱刺伤G,结果J不久便被车撞死。A为自己害死J而后悔,G让他出狱之后用帮助他人的方式赎罪。A继承H的遗志当了律师。

最后是法庭戏。A揭露保险员和死者D曾经交往,关系非比寻常,又在法庭上搬来呼吸机,当庭做犯罪现场重现。A打赢官司后被F刺伤,幸得警察所救。

真相
逆转

情节比较紧凑,最后的法庭戏是小高潮,结尾逆转有东野风。

 

Posted by on March 26,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Francis Duncan, Murder for Christmas (1949)

大亨A请一群人来家里过圣诞节,圣诞树下堆满了各人的礼物。男子C被枪击而亡倒在树下,女子B发现尸体后惊叫。圣诞树下的礼物消失。警察询问各人证词。

动机亮点

本作的动机是一大亮点。结尾的真相揭露非常精彩,先是逐条排除红鲱鱼,再揭露意外凶手。推荐。

 

Posted by on March 24, 2016 in novel

1 Comment

彩藤アザミ『樹液少女』(2016)

女子A是制造瓷器娃娃人偶的鬼才。男主人公B十岁的时候四岁的妹妹C丢失,B的父亲说把C交给了A。B长大后来到A家寻仇。A家有助手D和两个女孩E、F。B在A家遇到了另外几位客人。B发现在A做的瓷器上有类似K259K27255AJA这样的奇怪编号。B质问A是否认识自己的父亲。

A每年会做一个叫做“树液少女”的真人大小的瓷器娃娃。晚间B持刀摸入A的房间行凶,却发现A已经死亡。B仓皇离开的时候被客人G撞见,B向G解释自己没有杀人。第二天早上房子里的电话线被人切断,A的尸体从房中消失,大家在“烧成室”的窑里发现一具疑为A的烧焦的女子尸体,奇怪的是炉子温度只开到700度,而没有开到最高的1200度。如果犯人想要销毁尸体,完全可以把温度开到最大,那样就会烧得连骨头都不剩,可是犯人没有那样做。

A生前曾将一份设计图交给女孩E,并委托E在自己死后做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瓷器娃娃。A觉得E长得很像自己的妹妹C。女客人H死在房中,死因是后脑被一个烟灰缸击中。外面雪地上没有足迹,现场成为暴风雪山庄。H死前写下一个名字I,和十五年前失踪的某少女名字相同。客人们看到电视报道A杀死自己父亲在逃,而且H死时只有A一人没有不在场证明,所以A陷入不利境地。

E被人用绳子勒死在沙发上,而D头部流血摔死。看上去好像是D杀死E后自杀,但E的衣服和沙发上残留D的血液,显得并不自然。

伪推理
真相

本作的核心谜题是犯人为什么只将尸体烧焦,而没有将瓷窑温度开到最大将尸体完全销毁。暴风雪山庄加瓷器娃娃的设置极为变态,难为女作家能想出这么奇葩的动机。

 

Posted by on March 24, 201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柄刀一『サタンの僧院』(1999)

在黑海附近的一座神学院连续发生不可能犯罪,时间跨度七百年。相传七百年前,伯爵A的两个妹妹B和C在某个夜晚离奇死亡。妹妹C自高塔坠亡,坠落地点距高塔九米以上,尸体周围无足迹,高塔窗口有梯子但梯子周围也无足迹,貌似C被巨人从高塔窗口掷出。姐姐B和武官D死在房间中,B胸口陷入,肋骨粉碎,口鼻出血,貌似B被巨人按中胸口压死。

有人目睹身着自称“绿主教”的盔甲武士E将自己的头割下,但不久便重新长出头复活。绿主教留下一首意义不明的暗号诗。

时钟塔的敲钟人F晚九点敲过终课,过了三四分钟听到钟声乱响,觉得奇怪回去查看,见一人在钟塔里吊死,脚下挂着建筑用的直角钢材作重锤,尸身背后有奇怪的十字架形状的伤口,还有死后留下的外伤。奇怪的是尸体已死去两三个小时,而从F离开时钟塔到折返期间,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出,唯一的出口也没有留下足迹。先知G将“天秤”放在F面前,结果天秤被F的“魂灵”压得倾斜,表明F有罪。愤怒的村民将F吊死,死后绳子刀切不断,用火烧成灰之后灰烬仍呈现绳子的形状。

先知G被村民逼到悬崖前,村长儿子H用剑刺G的时候,突然从G身后伸出一把剑,刺穿G的身体挡住了H的剑。G背后是悬崖,没有藏任何人,G上身也没有穿衣服,第二把剑不知从何而来,村民大呼奇迹。G最终死于剑伤。

高塔巨人真相
绿主教诡计
时钟塔诡计
天秤诡计
悬崖奇迹真相

本作的卖点是宗教背景下的大量不可能犯罪诡计——割头复活的绿主教,巨人从高塔抛出的无足迹尸体,有人监视的时钟塔里突然出现的吊死尸体,从身后悬崖刺出来的临空一剑。虽然灌水成分较多,但多少帮助塑造气氛,整体良心作。

 

知念実希人『スフィアの死天使 天久鷹央の事件カルテ』(2015)

男子A疑似服用迷幻剂产生幻觉,认为外星人在自己脑内植入窃听装置,跳楼自杀。经检查A脑内有梗塞症状。男子B产生类似幻觉,在医院呼唤医生C的名字,C赶到现场却被B猛然刺中心脏身亡。B大喊自己是替“宇宙人”杀死C,爬到楼顶欲跳楼自杀,被人阻止。经查C的女儿D曾加入一个名为“大宇宙神光教”的邪教组织,C为了让D摆脱邪教控制请律师状告该组织,后来D失踪。B在拘留所用裤子上吊自杀。

天久鷹央提出人的头盖骨坚硬无缝,因此不大可能人为引发脑梗塞,这是一起“最小的密室杀人”。天久鷹央和男主人公假结婚,花了两千万一起打入教团,见到女教祖E脸部烧伤溃烂,相貌骇人。E的哥哥F是教团实际上的第一人,当年从帝都大医学部精神科毕业,后来受了处分禁止行医。男主在E的指示下喝下茶色液体,产生幻视。鷹央偷偷保留液体,叫来警察以非法藏有迷幻剂的罪名逮捕了F。F坚称自己无罪,并说D早已脱团,自己和D失踪无关。鷹央探听到D失踪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行李。警察在鷹央的带领下找到一个祭坛,里面发现小动物的白骨,旁边山崖下发现疑似D的人类白骨,鷹央怀疑D被当做“活祭”。

警察搜查教团却没有找到任何迷幻剂,大家喝下的茶色液体只不过是普通的草药,崖下白骨也和D的牙齿记录不符。警方颜面扫地,只得释放F。

真相
最小密室

核心诡计是老梗结合医学诡计,故事讲得很不错。“最小的密室”还是用到了专业医学诡计,医生真是可怕的人类。

 

Posted by on March 19,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倉阪鬼一郎『桜と富士と星の迷宮』(2016)

故事的发生地是一个为樱花爱好者建造的“日本樱富士馆”,连续发生数起不可能杀人事件。

一、A突然死亡,身上没有任何外伤。

二、旅行者B被一个天狗装扮的人杀死,凶手杀人后扇翅膀跃过不可逾越的高墙逃走。

三、旅行者C在三十年后回到家乡,相貌没有变老。

四、概率杀人。旅行者D跋涉二十年追求完美无缺的圆形,将头伸入红色圆圈上吊自杀身亡。

五、旅行者E临死看到了“净土”。

叙述性诡计
文字游戏

和作者之前几部馆系列略有雷同,但仍然趣味性十足。

 

Posted by on March 19,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竹本健治『汎虚学研究会』(2016)

1. 闇のなかの赤い馬

神父A被落雷击中身亡。主人公做梦梦见流血的马惊醒。神父B消失不见,人们随后在密室中发现B的烧焦尸体,尸体体内没有吸入煤烟,仿佛在室内被落雷击中。现场大门紧锁,钥匙在尸体身旁。大家探讨了球形闪电、人体自燃等几种解释。主人公在地下室发现碎玻璃的痕迹,还在一个罐子里找到大量烟头,似乎有人开会。

真相

2. 開かずのドア

恐怖小说。主人公看到幽灵进入一扇传说中打不开的门。

3. 世界征服同好会

主人公在学校图书馆看到多年前一个叫A的人写的小说,为里面的情节深深打动。仓库里发现电影部三十年前拍摄的电影胶片,导演是当时的电影部部长B,脚本是A,顾问是老师C。大家一起观看了影片,怀疑B就是A。主人公向老师C取证,C不记得当年的情况。主人公又打电话给B。

真相

4. ずぶ濡れの月光の下

非推理。主人公看到月光下的小屋中有奇怪的老婆婆。

5. 個体発生は系統発生を繰り返す

非推理。

一共五个短篇。第一篇的密室雷劈人体占了全书一半的篇幅,解答八嘎流,质量一般。第三篇的日常推理出人意料的高水准,值得推荐。其余三篇非推理。

 

Posted by on March 18, 2016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Leave a comment

早坂吝『誰も僕を裁けない』(2016)

本作采用双线叙述。男主人公A在废弃工厂偷窥到女孩B被两男强奸,因被发现而仓皇逃走。不久B自杀身亡,A认为B的死与自己有关,十分内疚。上木らいち收到C寄来的女仆装。陌生女子D在公园经过A身边时偷偷塞给A一张纸条,纸条上写自己被男子跟踪,请求A协助摆脱。A帮助D摆脱跟踪男子,D告诉A跟踪者是自己家里的保镖,自己行动受看管,并提出和A约会。D赴约和A在公园男女厕所隔着墙上的洞牵手。

上木去C家面试女仆,管家E接待。C家的建筑形状十分奇特,整体呈车轮形,以中间圆形厅为轴向外辐射出各人的房间。C有三个儿子F1、F2、F3,还有一个女儿G。上木听到有人谈话中提到D这个名字,偷听时被F3发现,并被F3用刀逼住,幸得F2解救。F2和表妹打电话。F1有志成为推理小说家,并给上木看自己写的小说。

A按照D的指示爬树翻进D的房间与D发生关系,却被D的父亲逮了现行。警察告诉A他触犯了性犯罪法,因为D只有十七岁尚未成年,A十分震惊。

F3被人在凌晨用绳子勒死,腿间缠了塑料袋接住失禁物。C给了上木五十万封口费,让上木不要说自己是应邀来参加女仆面试,就说本来是F2的朋友。上木受到F1的委托调查现场,发现现场的窗户打开。接下来F2也被人杀死,死因是后脑受到重击。尸体不在床上而在门口附近的地板上,现场呈密室。

A在押期间和律师对话,交代了当晚的一些细节,包括和D采用的69体位。

C在自己房间被人刺死,现场门窗均自内上锁,呈密室。上木怀疑建筑的各个房间可以以中心为轴旋转,于是采访了建筑设计师,确认想法无误。C房间窗户上检测出一枚C本人的指纹,上面有丝线切断的痕迹。房间空调下方灰尘有吹过的痕迹,显示空调曾经开过。

密室真相
不在场证明诡计
社会派结尾

仍然有H诡计,但已经不是重点。表面看上去很俗套的本格建筑诡计竟然不只是为了解开密室,而是为了最后的社会派诡计服务,实在是奇葩的构思。可能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但非常对我的口味。推荐。

 

Posted by on March 12, 201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1 Comment

伽古屋圭市『からくり探偵・百栗柿三郎 2 櫻の中の記憶』(2016)

1. 殺意に満ちた館

男子A头部中枪被杀,一群人听到枪响后一齐赶到现场,房门自内上闩,所以破门而入,但没有发现凶手。周围雪地上只有死者足迹,所以是双重密室。

诡计

2. 屋根裏の観測者

女作家A与朋友女子B同居。A和男子C回家后发现B被杀,凶手留下告白书,讲述自己藏在屋顶偷窥A的生活,并因为嫉妒杀死B。A有杀人并伪造告白书的嫌疑。

真相

3. さる誘拐の話

小孩A被人绑架,留下一段复杂汉字的密码。绑架期间没有人进入或离开现场。

密码破解
叙述性诡计

4. 櫻の中の記憶

树林中发现一具白骨,疑为之前从工厂失踪的女子A。深夜,女子B闯入工厂被当作小偷擒获,B当年是A的室友,也失踪了一段时间。

真相

第一篇密室是老梗,第三篇的叙述性诡计还算有趣,最后一篇既无推理也无诡计。

 

Posted by on March 7, 2016 in collectio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