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法月纶太郎《去问人头吧》(2004)

现代雕塑家A以石膏真人翻模闻名于世。所谓真人翻模,就是在真人身上贴上胶布,涂上石膏,待石膏凝固之后形成阴模。再在阴模里面填上石膏,制成和真人一样的阳模。A临死前以他的女儿E为模特,完成了“母子像”全裸孕妇像系列的最后一件作品。在作品即将公诸于世的前夕,有人闯进工作间用锯子锯走了雕像的人头。是谁干的?动机为何?

法月纶太郎根据现场进行推理,推出偷走人头的人是A的女儿E。调查过程中法月又从A的评论家G那里探出A的一些私生活传闻。据说十五年前A和他的夫人B(也就是E的妈妈)不和,暗中和B的妹妹C偷情,还致使C怀孕。C得知自己怀孕后因为受不了压力自杀身亡,而B则对A心灰意冷,离婚转嫁给妹妹C的前夫D。评论家G发表和法月不同的推理,认为A死前的作品根本就没有塑造头部。

评论家G收到一张照片,向他勒索五百万日元。G看到照片里的东西大吃一惊,决定付费。就在这时他收到一个包裹,里面装的竟然是……E的人头!难道这是“预告杀人”?

警察从包裹的胶带上查出E的前男友F的指纹,又从邮局查出寄信人的名字就是F,从而将F锁定为头号嫌犯。法月此时也回忆起自己前几天在F的住所碰到一个变装成女人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水饺包,看起来就像是F本人,而且包里鼓鼓的好像正装了一颗人头……但是邮局里F的名字当中的一个字写成了同音别字,这一点引起了法月的怀疑。

评论家G也消失了。又有人进入工作间,将工作间里剩余的人像搬走。警察开始寻找G。

警察抓住了准备付钱的评论家G。在法月的攻势下,G不得不供出照片的秘密。原来他从F那里收到一张雕像人头的照片,那头上的眼睛竟然是睁开的!这个人头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可能在活人的眼球上灌上石膏?

法月了解到E死前不久去过自己出生的医院,开始怀疑十五年C自杀的疑案。医院的医生却证实,E确实是B所生,而C在自杀之前,确实在医院查出过身孕。

骇人的真相

本作的诡计非常精彩,点评如下。

点评
 

Posted by on August 15, 200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L. T. Meade & Robert Eustace, A Master of Mysteries (1898)

六个看上去超自然/不可能的谜题,最后都给出了科学的解释。

1. The mystery of the circular chamber
一个人死在房间里,全身无伤口。

真相

2. The warder of the door
一个会自己关门的奇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棺材,如果把棺材拿出来,门就不会关上。

真相

3. The mystery of the Felwyn tunnel
火车隧道附近死了两个人。二人生前有仇,是谋杀吗?

真相

4. The eight-mile lock
在一艘游船上发生珠宝失窃案,所有人身上都搜遍了也找不到。从水下传来“lock…lock…”的鬼叫声。

真相

5. How Siva spoke
一个椭圆形大厅里的神像会说话。

真相

6. To prove an alibi
主要的杀人嫌犯一直在床上养病,有证人。

真相

这个故事里还出现了“杀人床”的机械装置。

电子版

 

Posted by on August 14, 2007 in impossible crime, story

Leave a comment

西泽保彦《人格转移杀人》(1996)

六个人因为地震被陷在一个孤立系里。因为受到人格转移机的作用,六人的人格(灵魂)循环地在肉体上进行转移。如果有人死亡,那么他的肉体和死前附着在肉体上的人格一块玩完,活着的灵魂则继续在活着的肉体上面转移。人格转移发生的时间不可预测。

接下来,发生了连续杀人案……最后六个人只剩下一男一女,他们的人格在他们的身体上来回转换……

真相

这是我见过的最混乱的凶杀案,每个人都要用“人名(人格)”的方式标注,一个脑袋变成几个大。

《人格转移杀人》和《死了七次的男人》有一个共性:都是先明确设定一个科幻规则,在这个规则里充分地演绎和推理,最后的真相又都在某种意义上打破了这个规则,从而成功地制造出一种公平而又不失意外的效果。

 

Posted by on August 13, 200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西泽保彦《死了七次的男人》(1995)

科幻推理的设定!主人公生来具有异常体质,每个月不定期地会掉入时间黑洞,一天重复经历九次。主人公的行为会影响每一天的事件进程,但在九天循环之内,无论某天发生了何种变故,一过午夜十二点,世界便重设为第一天开始的状况。只有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九天的进程会成为现实,决定此后的发展。

主人公第一天陪外公喝酒醉倒,醒来发现世界重设。第二天结束之时,外公意外被人谋害。主人公为了拯救外公,在第三天改变进程,使前一天的凶手没有机会行凶,没想到外公还是死了,嫌犯变成另外一人。于是第四天,主人公再次试图阻止凶案,结果仍然没能成功。接下来是第五天、第六天……直到第九天终于成功保住了外公的性命。

真相

看完这本书不得不佩服日本人无穷的想像力。

 

Posted by on August 8, 2007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