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John Dickson Carr, The Man Who Could Not Shudder (1940)

还是以恐怖故事开场。很久以前的一个老房子里有一个管家被天花板上掉下来的蜡烛挂灯砸死了,在烛灯上发现了管家的指印,说明他吊在烛灯上像猩猩一样荡秋千,然后把整个灯拽下来了。。。是这个管家精神失常了吗?还是房子受了诅咒?

几个人应邀到这个鬼屋参加派对。夜里一把老式手枪自己从壁炉上飞起来,把一个人打死了。死者的妻子目睹了整个过程。

Dr. Fell出面来破解这桩不可能犯罪,却在房子里发现更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沉睡数十年突然发动的大钟,天花板上自发晃动的烛灯。。。

解答
 

Posted by on November 20, 2006 in impossible crime, novel

Leave a comment

John F. Suter, The Impossible Theft (1964)

A和B打赌可以不出房间把一张名贵的签名偷出来。

方法
 

Posted by on November 15, 2006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

Edward D. Hoch, The Theft of the Five-Pound Note (2006)

Nick Velvet这次受雇于一个贵妇去偷一张5英镑钞票,酬金3000英镑。到手之后,贵妇解释说那是一张伪钞,她要用它来要挟制造伪钞的人,和那人一起做一笔生意,但是还缺5000英镑,希望Nick赞助。Nick识破她的谎言,将计就计给了她5000英镑的伪钞,然后向警察举报。

 

Posted by on November 10, 2006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

Derek Smith, Whistle Up the Devil (1953)

这是一本严格的密室杀人小说,其中不仅出现了两个密室,而且提到了John Dickson Carr的The Three Coffins和密室讲义、Clayton Rawson的Death From a Top Hat、Israel Zangwill的The Big Bow Mystery、Rupert Penny的Sealed Room Murder。很遗憾我没有机会看到Rupert Penny那本。

第一个密室。房间只有门窗两个通道,窗子外面是花园,门外面是一条漆黑的走道,一直连到房子的门厅。走道中间有一个侧窗通向花园,自内锁住。众人在门厅守候,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跑过去查验,发现门被锁住。开枪打坏门锁,一人被匕首扎死在房中。匕首上没有指纹。

1. 房间的窗子自内锁住。而且外面大雨刚停,如果有人从窗户逃出,一定会在地上留下足迹,可是地上没有任何足迹。因此凶手不是从窗户逃出。

2. 如果凶手从门走出,那么为了从外面把门锁上,一定要用唯一的一把钥匙,可是那把钥匙在死者的口袋中(屋内)。因此凶手不是从门走出。何况凶手就算走出房门,也不可能逃出走道,因为走道的侧窗自内锁住,另一头门厅也一直有人监视。

谜底

第二个密室相对比较简单。六点钟有人在房间里发现尸体。医生推断出他死于五点,但那时房间一直处在监视之下,没有人进出过。

谜底

本书作者显然深受John Dickson Carr影响,不仅大肆引用密室讲义,而且疯狂渲染超自然气氛,搞出很多devil、ghost,从书名就能看出来。

书中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小花絮:老一些的电影和小说常会描写坏人从钥匙孔外伸进一个工具,夹住留在里面的钥匙,一转就把门打开了。这个方法第一次出现于1858年Fitz-James O’Brien的The Diamond Lens,它虽然比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1841) 晚了十好几年,但还不能算作是一部真正的侦探小说。

 

Posted by on November 9, 200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东野圭吾《嫌疑犯X的献身》(2005)

第134届直木奖
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
“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2006”第一名
“本格推理小说Best 10 2006”第一名
“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 10 2005”第一名

爱一个人,究竟可以爱到什么程度?

靖子和她的女儿美里失手杀死了她的前夫富樫,邻居家的高中数学老师石神听到动静,过来敲了一下门,只瞟了一下现场就推断发生了杀人案,并且主动向靖子提供帮助,说会帮她处理好尸体,让她一切听自己安排。几天后警察在河边发现一具裸尸,脸和手上的指纹都被毁掉。警方调查最近几天失踪的人员,发现死者为十日在一个汽车旅馆登记入住的富樫。死者不远处有烧了一半的衣服和一辆很新的自行车,车上有富樫的指纹。

警察兼物理学家汤川开始调查靖子和她女儿十日晚上的不在场证明。靖子按照石神的安排提供了晚上的电影票根。警方查来查去查不出什么破绽。汤川发现住在靖子隔壁的竟然是自己的大学同学,数学天才石神。汤川登门拜访石神,在交谈过程中察觉石神暗恋靖子已久,对他产生怀疑。

汤川经过努力猜到了事件的真相,暗示石神其诡计已被识破。石神在最后时刻打出底牌,给靖子留下三个信封,让她按照里面的指示去做,并表明自己将永久消失。石神向警方自首,承认自己杀害了富樫,动机是自己和靖子相爱许久,不能容许富樫再回来伤害靖子。警方听了石神的口供把他当成是单相思、跟踪狂,但是汤川知道这一切都是石神为了救靖子刻意冒充的。

石神的诡计无懈可击,汤川没有办法只好再次找到靖子,对她说:“其实,你对真相一无所知。”确实,靖子根本不知道石神为自己做了多大的牺牲,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为自己生造出一个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

诡计

东野的书一向以实验性强、转折多著称,本书也不例外。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我相信他是先想出这个诡计,但是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有人按照石神的方法去做,所以为了使诡计看上去更加自然,才营造出这样一个绝美的爱情故事。但无论如何,这本书确实是把推理和爱情融合到了几乎完美,从诡计到作品深度均属一流,囊括如此多的大奖也是实至名归。

东野以校园推理出道,原本最擅长写nerd。书中的石神和汤川,一个数学家,一个物理学家,都刻划得很成功。他的诡计如往常一样简单且意外,经得起反复推敲。本书开始的时候交待凶手,俨然一部reversed mystery,全书都在howdunit上面下功夫。在犯罪时间这个环节上,还耍了个小小的叙述性诡计,呵呵。

最后美里在学校割腕自杀,感觉不太自然,过于强调结尾意外性,《放学后》最后的车祸也是,有点画蛇添足。

 

Posted by on November 8, 2006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有栖川有栖《孤岛之谜》(1989)

有栖川有栖的第二本小说,感觉比《月光游戏》有轻微进步。很老套的孤岛连续杀人,寻宝游戏,密室。

先来讲一下那个密室。 父女二人死在自内锁住的密室里。父亲大腿中枪,流血过多而死;女儿胸部中枪,压在父亲身上。两人都不是当场死亡。凶器为一把来福枪,不见踪影。地上掉了一个打火机。

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一张掉在路上的摩埃地图,上面有一个自行车碾过的轮胎印。地图是凶手杀人之后拿到的,他把地图夹在车后座上,在返回住处的途中遗落了。江神二郎就此推理:如果地图只是掉在地上,上面不会留下车印。凶手一定后来又回到过杀人现场,第二次的途中碾过地图,留下车印。(这个推理显然有漏洞,完全有可能地图掉落之后车轮马上碾过。但是这种从一个很小的物品展开逻辑链条的风格无疑是Ellery Queen一派。)

这之后的推理
 

Posted by on November 7, 2006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