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James Yaffe, The Problem of the Emperor’s Mushrooms (1945)

James Yaffe开始在EQMM上发贴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他的第一个EQMM故事讲的是一个人被堵在胡同里,为了不让一张很重要的纸落入敌人手中,临时吹了一个气球,把纸系在上面,使它被风带跑。很遗憾,这个妙计公然违反了物理。吹出来的气球不可能浮起来,高中生都知道,James却不知道,Ellery Queen居然也不知道。这样乌龙的故事发了出来,后果可想而知。

作为补救,Ellery Queen让James赶紧再写一篇,于是就有了这篇Emperor’s Mushrooms。毫无疑问这个短篇的水准相当之高,足以挽回EQMM的声誉:)

古代的一个皇帝因为怕人谋害,所以专门找了一个尝毒的人,每次上菜之前,都要让这个替死鬼先尝,等一个小时以后,如无异状,才会用餐。结果皇帝还是被一个坏女人毒死了。他先吃了有毒的蘑菇,但是没有马上死去。他最信任的医生来给他治疗,但是这个医生事先被坏女人买通了,用浸毒的羽毛扎他的脖子(那个年代,用羽毛扎脖子是通常的治疗手段),终于把他彻底毒死了。

问题是,如果蘑菇有毒,尝毒的人怎么会没事?如果尝毒的人中了毒,皇帝怎么还会吃那盘蘑菇呢?这是一桩不可能犯罪。

解答

短篇最后还有一个精彩的转折,从古代拉回到叙事人身上,十分精彩。这里就不透露了。

 

Posted by on October 24, 2005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

Lee Thayer, Q.E.D. (1921)

真是想不到1921年就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不可能犯罪。Lee Thayer这个女作家一生写了六十多本书,但是今天大多都被人遗忘了。这本Q.E.D.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是一部注重谜题的小说(Ellery Queen后来有一本同名作品)。小说一开头就出现尸体,雪地上只有通向尸体的足迹,而没有其他足迹。检查发现地上的足迹确实是死者生前留下的。死者脖子被利器划开,衣服口袋里有一张支票和一把手枪,手枪开了一发子弹。不仅足迹消失,而且凶器消失!

业余侦探Peter Clancy马上展开调查。和早期很多作品一样,Peter名声在外,警察见了个个肃然起敬,俯首贴耳,鼎力相助。情节毫不拖沓,调查中间甚至还夹杂小段法庭辩论,可以看到后期作品的影子。最后凶手身份揭露并不显得特别意外,因为出场人物不多,关键是那个手法,还是很巧妙的。

手法

小说还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前Van Dine时期一些不规范的痕迹。比如凶手和死者是远房亲戚,Peter调查出来了,却没有让读者知道。还有凶手身份揭露以后,有两章追捕描写,完全的action,不像黄金时代的小说结束得干净利落。不过最后Peter写的结语还是很有纯本格意韵:

“…But it’s myself, old chap, myself, who’s able to write at the end of this problem — ‘q. e. d.’.”

 

Posted by on October 13, 200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Frances & Richard Lockridge, The Norths Meet Murder (1940)

这是Lockridge夫妇的处女作,应该算是很标准的ituitionist。比如书中列举了一个嫌疑人的大表,并且提出了12个需要解答的问题,最后基本都做出了解答。

一些问题及解答
 

Posted by on October 11, 200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Don Carleton, The Tale of Sir Jeremy Fisher (1972)

大学里的不可能犯罪。被害者在河的浅水里钓鱼,死在水中。凶手自始至终没有接近过死者。

解答

我严重怀疑该方法的可行性。

 

Posted by on October 10, 2005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