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5

Phillips Lore, Murder Behind the Doors (1980)

这本书是个怪物。一方面作者显然巨受Raymond Chandler影响,题献To the late Raymond Chandler,主人公也是一个硬汉侦探,而且时不时地提及The Big SleepLady In the Lake;但另一方面书里出现了三个密室!这三个密室总得来说比较平庸,尤其是第三个,纯粹凑数。

密室说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凶手杀第二个人的动机:因为这第二个人无意间破坏了第一起谋杀案的现场,使它看上去不再是完美谋杀!这个理由真是&$@$#%!

 

Posted by on September 24, 200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novel

Leave a comment

森博嗣《全部成为F》(1996)

Mephesto奖我看了三本(另外两本是《密室物语》和《二重身宫》),共同点是都很变态。日本人从横沟正史开始就有一个写作框架:先想出一个极度变态的诡计,然后把它包装一下,弱化它的变态因素,搞得好像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可能发生似的。包装的方法有多种,常见的有气氛渲染、背景铺陈,等等。

《全部成为F》走的就是这个路子。作者的诡计极其变态,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不可能发生。别的不说,一个人在一个屋子里生活十五年,期间没有走出这屋子一步,别人也没有走进这屋子一步,甚至都没有目光接触,这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事例了。而作者的诡计只是以此为基础,比这还要变态一千倍。为了让读者觉得它还有一点合理性,作者只好给被害人加上四重人格,再把她安在一个孤立岛上,并且在岛上配上一群多少都有些不正常的程序员。从一开始就让读者觉得“有变态”,这样谜底揭晓变态事迹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也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诡计

这个“生孩子”的诡计我在看这本书之前自己也曾经构思过,所以看到的时候也不觉得特别惊奇。不过我之前想的是孩子杀了母亲,这里却是母亲杀了孩子,让我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本书书名起得很好。

 

Posted by on September 22, 2005 in novel

2 Comments

Christopher Bush, The Body in the Bonfire (1936)

Christopher Bush的小说推进速度一向很快,开门见山的写法,我很喜欢。第一章一上来就是在Garrod’s Heath(地名)的篝火中发现一具死尸,头和双手都被切下,身份不明。警察一如既往地不知所措,虚心向经济学家兼业余侦探Travers请教警察程序,也真是讽刺得可以。第二章Travers的老朋友Wharton警官给他打电话说他认识的一个医生,叫做Bendall的,被人扎死在自己的诊所里。Travers和Wharton到现场察看。从医生的日志得知医生死前接待过一个病人,名叫Scott。警察在刀柄上取下一枚清晰的指纹,又在医生的内兜里发现一张便笺,上面赫然写着Garrod’s Heath!两桩看似独立的案件一下变得相关起来。扑朔迷离之际,Travers发现自己刚刚花高价买的一枚古币丢掉了,仔细回忆好像是顺手施给了一个在路边卖火柴的乞丐。。。

警察调查医生Bendall的身世,发现一条重要的线索。Bendall原来叫做Carberry,他原来住的房子发生过一起抢劫案,劫犯有两人:Johnson和Luke。判决前Carberry和Luke做了一桩交易,在法庭上提供伪证。并且Luke的房子诡异地着了一场火,烧掉了所有的证据。最后Luke只被判了三年,而Johnson被判了九年。入狱前Johnson发下毒誓,出来以后一定要取二人性命。Wharton就此猜测凶手为Johnson,篝火中的无名尸是Luke。

为了顺应剧情的需要,Johnson被找到了,当前的身份是一个卖火柴的流浪汉。警察开始跟踪Johnson。另一方面,有人在下水道里发现了一只断手,警方马上做指纹比对,但是那只手竟然不是Luke的!Wharton不得已推定有第四人存在,并令其为X。

警方继续在Garrod’s Heath附近搜索,终于在一处住宅门口发现血迹,该住宅主人叫Mathison,有一个常客叫Ropeling。Wharton和Travers前去调查,得知在医生被杀当天晚上发生过一起入室抢劫案。Ropeling提供证词描述抢劫犯特征,但因为光线很暗,所以看得并不真切。这时指纹比对又有了新结果,断手的指纹和杀死医生的刀柄上的指纹完全一样!

Travers强烈怀疑Johnson,于是建议警方调查Johnson的不在场证明,遗憾的是,调查证实Johnson在案发当晚有unbreakable alibi,多人可以证明。Wharton神来之笔,让Mathison和Ropeling装作路人给Johnson施舍,让他们借机看看认不认识Johnson。没想到两人走过的时候Johnson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而两人都说从来没见过Johnson。。。

事情有这般巧法,一个片警逮到一个小偷,把钱包还给失主的时候,失主自称叫Ropeling,但是钱包里的名片上写的Mathison!Wharton由此对Mathison产生兴趣。Wharton和Travers重返Mathison住宅,却发现人去楼空。接着Travers在屋里发现一条秘道,嗯,还好这不是密室杀人。。。汗。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凑巧了。Travers接到警察局通知,他先前报失的古币找到了,在河里的一具死尸的鞋子里。死尸鉴定结果出来,是被人谋杀的!更奇怪的是死者死后被人剃去了胡须!Travers受邀去辨认尸体,看到的却是一具陌生的尸体。另外那边,Wharton带人挖掘秘道,找到了缺失的头部,恐怖的是,那个头怎么看怎么是Mathison!从医院传来消息,Johnson逃脱了。Travers得知这一切以后,镇定地宣告事件已解决,并要求Ropeling合作跟他布一个局。。。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8, 200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Melville Davison Post, The Adopted Daughter (1918)

一个人被枪打死,身上却找不到伤痕!

解答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5, 2005 in impossible crime, story

Leave a comment

Edgar Jepson & Robert Eustace, The Tea Leaf (1925)

一个人被利器杀害,凶器却消失不见。

解答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5, 2005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

Ronald A. Knox, Solved by Inspection (1925)

怎样把一个人饿死在食物丰富的密室里?

诡计

不知道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中的吊床诡计是不是参考了这个故事。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4, 2005 in impossible crime, locked room, story

Leave a comment

Henry Slesar, The Candidate (1961)

这个短篇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侦探小说,因为它一没有死人,二没有推理。但是它涉及一种极其罕见的“杀人”方式,所以可以算数。

A先生收到一个陌生人B的来信要求秘密会面。见面后B告知A他是一个协会的负责人,有意吸收B为新会员。该协会专门帮助其成员除掉仇人,方法是集体诅咒。协会的会费为$50,现在已有一千多成员,已经成功地咒死了229个仇人中的104个。A觉得这个法子不错,正决定一试,突生疑问,问:“但是被诅咒的人得知道有这么一个组织在诅咒他,并且以前成功过很多次,对吧?”B说:“对,这很重要,我们必须要通知我们的诅咒对象。我们已于今天中午开始诅咒你死去。”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2, 2005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

Craig Rice, The Fourth Postman (1948)

很平庸的书,从头到尾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讲的是三个邮递员在同一地方连续被杀的故事。题献是

To the anonymous postman who brought me the postcards from Fred Dannay which inspired this story.

Fred Dannay就是Ellery Queen当中的一人。

解释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1, 200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土屋隆夫《红的组曲》(1966)

台湾商周出版轰轰烈烈推出土屋隆夫全集,实在可喜可贺。这个计划可操作性比较高,因为土屋隆夫是有名的寡作,四十多年才出了区区十三本书,如果是岛田庄司或者森博嗣我看还是算了……

《红的组曲》属于千草检察官系列。故事开始是一男子(坂口秋南)向警方报案说妻子(坂口美世)失踪,并在家中发现用血写的三个圆圈。两人的孩子若干年前在车祸中死掉了,肇事者逃逸,目击者只有一个大学生(津田晃一)。自那以后坂口美世就时常魂不守舍。失踪前一天她到银行提了三十万,有银行人员证明。失踪当天早上,坂口秋南委托公司的收发人员(牧民雄)送一个棋盘到家里,还见到坂口美世,并听到她和一个男子说话。失踪当天晚上,有人在一个温泉旅馆见到疑是坂口美世的女人,此女登记入住时提及还有一个男子会来,但是她晚间不知何故出门再也没有回来。警察在旅馆的相框等处提取到坂口美世的指纹。千草怀疑原定要和坂口美世见面的男子是津田晃一,但不久津田晃一的尸体被发现,是被人毒杀的。

警方着手调查津田晃一的线索。最后和津田晃一见面的人是白鸟千鹤。白鸟千鹤声称津田晃一在出租车中对她欲行不轨,她智计将津田晃一骗到她一个朋友的楼下,趁机逃脱,之后在她朋友家过夜。整个过程有她的朋友作证,这条线索就这样断掉了。千草转而调查坂口美世和津田晃一的关系,但这时传来惊人的消息——牧民雄死了!千草在牧民雄的家中发现一本红色的日记簿。。。

关键推理
 

Posted by on September 9, 2005 in novel

Leave a comment

T. S. Stribling, The Telephone Fisherman (1955)

T. S. Stribling的第一个Dr. Poggioli系列作于1925-1926年,一问世便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Dr. Poggioli和Sherlock Holmes有诸多相似之处。比如都擅长不着边际的推理,都在第一个系列最后死掉了,后来又都还魂了,等等。T. S. Stribling和Conan Doyle也有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是在杂志上连载,都是一炮打响,后来又都尝试写作严肃作品。不同的是Doyle比较命苦,笔下的Sherlock Holmes太深入人心,以至于到死也没有多少人承认他的历史小说。相比之下,Stribling要幸运得多。他的Dr. Poggioli终归比Sherlock Holmes差了那么一点点,所以他的严肃小说后来得了Pulitzer奖(1932)。

这个短篇是Dr. Poggioli第三系列的作品之一。这个系列最先于1945-1957年发表在EQMM上,后来被收辑成册,起名为Best Dr. Poggioli Detective Stories。这个名字起得真差,好像以前两个系列都不够好似的。据说当年微软发布Windows NT的本意是用NT代表New Technology,但没过多久自己就否认了,从这件小事看微软今天的成功确实不是偶然的,比Stribling的出版商强得多。

故事开场是一个人拜访Poggioli,Poggioli看了一眼,便说出了他的身份和来访目的,甚至还推出在他来之前有一个女的给他打过电话。这一点小聪明可以说像极了Sherlock Holmes。接下来客人说了一句话,“She said Sam Wagham had committed a hanging offense.” Poggioli便从这一句话开始推理,经过很长的一个链条,一直推出这个叫Sam Wagham的人住在一艘船上。

然后他们就去河边找Sam Wagham。找到了以后开始盘问,说着说着Sam就露出了只有Poggioli能看出的马脚。Poggioli断定Sam杀了一个人,于是警察把Sam逮捕了。

之后是一段法庭戏。激烈陈辞完毕,Poggioli率众去河边打捞尸体。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在哪里捞,但在Poggioli的指挥下,很快就在Sam的网里捞出累累白骨。那个时候的科技比较落后,捞出骨头也没法鉴定。但是Poggioli敏锐地注意到头盖骨上的球状伤痕,断定凶器呈球形,进而建议警方拿去跟死者床柱上的球形把手做比对。问题就此解决。

从这个小短篇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Poggioli凭空发力的特长。如果说一般的名侦探可以完善地解决问题,那么这个故事里的Poggioli就是从细小的不合理处自己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与The Red-Headed League中的Sherlock Holmes有异曲同工之妙。

捎带说一下,凭空发力的最高典范,毫无疑问是Harry Kemelman的The Nine Mile Walk。在那个故事里Nicky Welt只凭一句话就解决了一桩杀人案,没读过的人赶紧吧。

 

Posted by on September 6, 2005 in story

Leave a comment